银信合作的历史演变以及未来发展趋势

【新朋友】点击标题下方蓝色“用益研究”一键关注
【老朋友】点击右上角分享本页面内容到朋友圈
一、银信合作的历史演变
银信合作即包括银行将理财资金、表内同业和自营资金通过信托公司开展投融资或资产业务,也包括代销信托计划、开立信托专户、资金保管清算等业务,本文主要分析银信开展的投融资或资产业务。
(一)银信合作的产生和发展
2006年,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个人理财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准许银行经营委托理财业务,银信理财合作大门开启,2008年,银信合作首次被规范,银监会印发《银行与信托公司业务合作指引》,明确银行和信托应各自独立核算、建立风险隔离机制等。这一时期银信合作处于监管真空期,又逢2009年4万亿经济刺激下地方政府积极拉动基建和房地产市场快速发展,急需资金支持,为规避信贷总量控制、限贷领域、存贷比、集中度和资本充足率等监管约束,银行理财资金通过信托变相为平台、房地产等行业放贷,形成影子银行。
(二)监管高压力下银信合作受到限制
由于银行通过信托将理财资金大量流入限贷行业,监管层注意到其中所潜藏的风险,2009年至2012年间共发布数十条监管政策限制银信理财合作,其中《关于规范银信理财合作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银监发72号文)和《关于进一步规范银信理财合作业务的通知》(银监发7号文)影响最大,显著增加了银信合作成本。
72号文从信托端规定融资类银信理财业务占比不得超过银信理财业务总额30%,并禁止开放式信托产品,要求银行对银信合作的融资类理财产品在2年内回表等,叫停了信贷类表外理财产品。7号文要求银行在2011年底前将银信理财合作业务表外资产转入表内,对于未转入表内的银信类信托贷款,信托公司应按10.5%比例计提风险资本。在银信合作政策高压下,信托规模在银信业务中占比从2010年9月底64%降至2012年底27%。
(三)银行寻找其他资管渠道开展非标合作
为弥补银信合作受限带来的资产荒,各银行开始积极探索其他非标渠道。2012年证监会鼓励创新,发布修订后的《证券公司客户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和实施《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试点办法》等文件,鼓励券商和基金公司创新,扩大券商资管和基金子公司投资范围,且不受净资本约束,打开证监系资管空间,证券、基金系资管诞生,大资管时代拉开帷幕。银行理财资金通过券商或基金可绕开银监会之前众多的法规约束,银证和银基合作接替了银信合作,成为银行理财资金投资非标的新通道,可分为信托贷款模式和委托贷款模式,其中委托贷款模式占比较高,对社会融资总量影响较大。
(四)银信非标合作从理财转向表内
随着券商系非标的崛起,2013年3月银监会下发《关于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有关问题的通知》(8号文),直接从银行端限制银行理财中非标资产占比,要求银行理财投非标的余额以理财产品余额35%与银行上年度披露总资产4%之间孰低者为上限,并比照自营贷款(尽调、审查和投后管理)管理,增加银行非标投资难度。“8号文”后,银行理财产品中非标规模逐渐压缩,从2012年42%下降到2016年17.5%,由于当时银行表内同业业务中非标资产计提风险权重较小,且无信贷规模限制和无拨备监管,非标资金端逐渐从银行理财转向银行同业,从表外逐渐并入表内。
(五)银信表内非标资产受到限制和规范
银行表内非标资产主要存在于买入返售、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应收款项类投资会计科目中,2014年前表内非标主要在买入返售科目。2014年5月银监会出台《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127号文),对银行表内非标投资严格规范,规定买入返售下金融资产为标准化资产,导致买入返售中非标规模持续下滑,非标资产开始从买入返售转移至应收款项类投资科目。截至目前90%以上表内非标资产存在于应收款项类投资科目中,少量非标在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但均按“实质重于形式”原则计量风险和计提资本与拨备,而买入返售下非标已基本退出舞台。127号文后,银行表内非标资产大幅下降,从2016年8.96万亿降至2017年7.13万亿,降幅为20.4%。
(六)券商系非标遭遇围追堵截,非标重新回流信托
在非标监管趋严形势下,2016年证监会出台《证券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办法》和《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规定》等文件要求券商资管和基金子公司实施净资本管理,进行净资本考核,券商系资管原先的通道成本优势消失,其非标规模大幅下降。2018年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下称“委贷新规”)规定银行委贷资金不能为受托人管理的他人资金,限制银证和银基类非标模式。随后,证监局窗口指导叫停券商集合和基金子公司投资信托、委贷备案,中基协又发文明确私募基金投信托、委贷及借贷性质资产的基金不再备案。在券商系资管非标受到围追堵截形势下,非标业务重回信托, 但也受到《关于规范银信业业务的通知》(55号文)和“三三四十”等监管文件的规范。
二、当前银信合作所面临的监管形势
根据上属分析,银信合作可分为二个方面,一方面银行理财资金投信托,另一方面银行表内同业和自营资金投信托:
(一)银行理财资金投非标继续面临整改、压降趋势
银行理财资金投非标除受8号文和委贷新规等限制外,更要面临资管新规的规范:严格按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投资要求;采取期限匹配、限额管理; 消除多层嵌套等,其中禁止期限错配将进一步缩减其投信托的规模,因银行理财中90%以上为1年期以内产品,而信托产品一般是1年及以上,导致短期银行理财无法对接信托;消除多层嵌套将导致银证和银基类非标难以为继。为避免资管新规引起银行表外融资快速下降和“一刀切”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央行又出台资管新规补充意见允许2020年底前适当发行部分老产品投资新资产等,但是对银行理财投非标的整改和压降大原则没有变。
(二)银行表内资金投非标的规模仍处于压缩中
银行表内以同业和自营资金投非标除了受“127号文”、55号文规范、限制外,也面临银保监会2018年5月发布的《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下称“流动性新规”)的约束:1、流动性匹配率(加权资金来源/加权资金运用),其中加权资金运用中的非标资产被划入其他投资项,折算率100%,明显高于贷款、债券。该指标将敦促银行回归核心存贷业务和开展标准化资产;2、净稳定资金比率(可用的稳定资金/所需的稳定资金),非标由于流动性较差,做为所需的稳定资金中的存在变现障碍的资产,折算系数100%,部分没有稳定资金来源或非标投资较大的银行将面临降低非标资产压力。 流动性新规从资金占用角度对银行表内资金投非标做出限制。
总之,监管政策对银行表内外资金投非标持续处于受限、整改和压降态势,但对投标准资产是引导和鼓励的。近年随着银行理财资金规模越来越大,其底层资产中债券、货基和股票等标准化资产金额越来越高,截至2017年底,标准化资产占银行理财产品投资余额的67.56%。“127号文”规定表内的买入返售项下必须是标准化资产,应收款项目类投资可以是金融债、企业债、资产证券化等标准化资产或特定目的载体,也引导银行表内资金投标准化资产。
三、银信合作的未来发展趋势
(一)银信非标规模继续面临受限、压缩态势
银行理财资金投非标属于影子银行,国家难以监管和控制,其投向又属于限制性行业,规模巨大、风险较高,所以监管层对其一直采取限制、整改、压降甚至叫停态度,资管新规及其补充意见的发布也说明其整改、压降的大原则没有变。银行表内资金投非标在55号文和流动性新规影响下,未来非标规模也将处于规范和压缩趋势中。
面对银行投非标规模的下降形势,信托项目的资金来源将明显受限,而资金获取能力又是信托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其可通过开拓银行代销业务,扩大资金来源,因为在严监管形势下以散户为主的代销渠道受影响较小,但是代销渠道资源有限且代销机构采取名单制管理,只有规模大、实力强和拥有优质项目的信托公司才更容易合作。此外,信托可加大、加快财富管理渠道建设,扩大直销团队,对接高净值客户,拓展零售资金。
(二)资产证券化是银信合作的发展方向
资产证券化是银行非标转标、非标出表的主要合规手段,银行存量非标和新增业务需要往标准化资产转型和配置,需要资产证券化。
信托可参与银行资产证券化业务弥补传统通道业务的萎缩。当前银行有较大动力采取资产证券化:一是银行存量非标规模较大,若按照资管新规规定,非标规模和范围将更大,过渡期内需通过资产证券化压缩;二是资产证券化可帮助银行信贷资产出表,腾出信贷额度发放收益更高的贷款。信托作为天然的风险隔离主体,以SPV参与银行的资产证券化,该类业务一般由银行主导,信托仅为通道,但参与该业务可提高资产规模,弥补传统通道的萎缩。截至目前,随着银行抵押贷款证券化CLO和信托型ABN的快速增长,已有众多信托公司参与了银行CLO和ABN的发行。
信托可开展资产证券化主动业务,引导银行资金投资。监管层引导银行表内外资金投资标准化资产,资产证券化是标准化资产重要创设途径。此外,与债券相比,资产支持证券收益相对较高,可弥补标准化资产收益偏低问题,更容易吸引银行资金。因此,信托可结合自身的商业地产项目、房抵贷项目和消费金融项目等,提升在资产证券化领域的主动管理能力,在项目交易结构设计、上市承销、中后期管理等环节为客户提供更多服务,提升自身竞争力和议价能力。
(三)标品信托业务将大有可为
随着非标投资受限和银行标准资产配置增加的形势,标品信托将迎来发展空间。标品信托是指信托公司将资金直接或间接投资于股票、债券、证券投资基金、大宗商品、金融衍生品等标准化金融资产。信托公司可扩大投资团队,拓展标品信托业务,但是在长期以融资类业务为主的行业环境下,标品信托公司的主动管理能力偏低且分化较大,标品投资仍有待发展。
(四)信托参与银登中心和北金所前景难以确定
银登中心和北金所是银行贷款类非标资产转标的另外二个渠道,信托可通过财产权信托、SPV和推荐挂牌企业等形式参与其中。银登中心非标转标在82号文中得到了银监会官方认可,北金所债权融资计划是否属于标准化债权,没有相应定论,但根据资管新规规定银登中心、北金所等模糊的“非标转标”地带均被划入非标,其未来是否能够实现非标转标和信托是否能在其中有较大合作空间需要看银行的其他渠道非标转标的实施情况和监管政策。
作 者:信 托 从 业 者 余 氏 春 秋来 源:用 益 信 托 网
往期回顾:
资管新规一周年,30万亿银行理财都有哪些变化?
1+L+N,供应链金融去核心企业化的创新模式
诸神的黄昏——金融集团的困局与债务资本的末路
家族信托的概念及案例分析
用益投资所推送的文章,除非确实无法确认,我们会注明来源。如果您认为我们的标注有错漏,请告知我们,我们会立即删除,并表示歉意或与您共商解决关心问题,谢谢。电话:0791-86217869
版权说明: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付出与创作!除非无法确认,《用益研究》均在文章末尾备注了来源和作者,如转载涉及版权、标注有错漏等问题,请发送消息至公众号在线客服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并表示歉意,或与您共商解决,非常感谢!
征稿启事:为了更充分发挥和利用好用益研究这个平台,促进业内外同行的交流和学习,更好地为用户提供专业权威的信息服务,我们特长期面向社会诚征信托及相关领域的各类原创文章和报告,欢迎业内外的机构或个人来稿。
来稿请投:yanglee46@hotmail.com
合作:QQ476967306;微信号yanzhi_2046
用益研究
用益研究是用益金融信托研究院的微信平
台,作为一家国内外知名的金融资管行业
平台,我们始终站在行业发展的前端,准
确把握市场的动向和脉搏,为客户提供及
时全面的市场信息和专业、独立、客观的
分析评论,搭建最专业、最前沿的同业交
流平台。
我们的专业源于您的关注和需求!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