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继泉:想给童年打电话【原创作品】

作者简介:束继泉,男,70后,湖北洪湖人,中共党员,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曾任江汉商报、荆州晚报执行总编辑,担任过楚天都市报调查记者和评论部负责人,现供职于湖北省体育彩票管理中心。曾在《诗刊》《青春诗歌》《短篇小说》《故事会》《中国故事》《中国报告文学》《人民日报》《湖北日报》等发表文学作品。
想给童年打电话
作者:束继泉
这个与六一儿童节挨得很近的周末
我突然冲动着想给我的童年打个电话
顺着时空的电话线回转
40年的距离其实并不遥远
只需孙悟空的半个跟头就可翻回去
电话先打给我记忆中的第一个儿童节
那天我坐在老师的自行车后座上
颠簸十多公里 第一次走进人生大观园
与另外一个坐另外一个老师自行车的女孩一起
忐忑中走上公社礼堂那宽大的舞台
手牵着手边唱边跳
长大后才知道
那次六一汇演我把“我是公社的小牧民”
想当然唱成了“我是公社的小木平”
“木平”是我乳名
因为算命的说我五行缺木
父母就直接在名字上给我补了
四十多年过去了 我一直不明白
当年我懵懵懂懂唱错的男女生二重唱
怎么居然还获得了二等奖
我与那个后来不知嫁到哪里的女孩
除了共同捧回一张让村里的小学
扬眉吐气的奖状
还每人奖了一个价值一毛二的大练习本
童年 感谢你给了我这第一份美好的奖励和印记
说起印记 我身上目前唯一能看到童年
痕迹的
就是左腿小腿处一个铜钱大小的凹痕
凹痕里嵌着一个有关生死的故事
这第二个电话 我想打给那年
暑假的某一天
我和堂弟离开村塆去河边叉青蛙
我拿着铁叉在河边战士一样巡逻
堂弟站在高高的土窑顶上
顺着坡上的草丛滚下一块厚重的二五八
砖头
想把青蛙驱赶到我面前供我去叉
没想到毫无防备的我被他扔出的砖头
重重击中腿部
当场昏迷 血流成河
堂弟哭喊着“木平哥死了”狂奔回塆里
大人们火急火燎赶来时
已苏醒的我正用一大把树叶不停地堵伤口 止血
我被送到医院时 医生连连说好险
说正是我下意识地往伤口填树叶救了
自己一命
堂弟现在是个小有成就的企业家
对于他小时候的这个成就他却不记得
或许因为 伤疤毕竟不是长在他身上
这些年春节兄弟们团聚时
我偶尔会卷起裤脚亮出证据
让堂弟看看童年盖在我腿上的这枚印章
不是数落与责怪 更像是一种炫耀
其实也没什么可炫耀的
农村长大的孩子 谁的童年没经历过
几回生死
我还想打一个电话 一个道歉的电话
事关一位已经去世几年的老人
当然那个时候她很年轻
是我们塆里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
从她家里承包了几亩西瓜地开始
这几亩西瓜地就主宰了塆里孩子们的几乎
全部心事
西瓜长得越大 我们的心事就越沉甸
西瓜渐渐成熟的日子
我们的目光每天把那几亩地聚焦得发烫
每个人都恨不得立马攻下那个充满诱惑的高地
总攻终于开始了 几个小伙伴假装追赶着吵架
打闹着跑到瓜棚前 都理直气壮地
围着那个年轻的守瓜妇女请她评评理
她给每个吵架的孩子一人半块西瓜安抚
没想到我正带着另一路人马
匍匐前进溜进了她的瓜田
专挑大个的
把西瓜们一个个塞进正张着血盆大口的蛇皮袋里
调虎离山也好 障眼法也罢 戏最终穿了帮
刚才好心劝架的慈母嘴
瞬间破口大骂最难听的脏话
我们被追赶得屁滚尿流
她的西瓜和心 肯定都被逃命的我们踩得生疼
没有偷瓜的童年算不上真正的童年
类似的恶作剧 童年里我们不知导演过多少
似乎都不曾有过负罪感
所有的负罪感大概被“天真无邪”这个词遮盖了吧
关于童年 我还想打很多很多个电话
或许是想弥补一下那没有电话的童年
拨通了电话我就没准备放下
直等到我返老回童的那一天来临
这样我就可以再次拥有无忧无虑以及天真无邪
总编:红烛心曲
主编:温文馨语
编委:大海放歌、新源飞语
群管:小贝壳
特约作家:红烛强子
投稿须知
一、作者自行校对文字、古诗检测合韵,拒绝一稿多投,文责自负!投稿时请注明原创首发,绝对禁止同题单独投稿,朋友圈发过的文字一律不收!
二、题材不限,诗歌(现代诗、古体诗词、散文诗)、散文、小说、随笔等。
(杜绝网络拼凑整合文字)
三、投稿邮箱:357437070@qq.com或2729704303@qq.com投稿格式:题目(原创首发)+作者名+内容+简历+照片+联系方式(微信)
来稿正文统一靠左对齐排版,投稿后关注公众号,并主动加编辑微信:s27298888、wenwenxinyu
四、【赞赏稿酬】:本平台赞赏自愿。收到赞赏金70%作为稿酬支付给作者,赞赏金10元以下(含10元)的不结算,由平台自行运作和发展之用。赞赏稿费自作品刊发之日起第八天红包结算,作者主动加主编微信:wenwenxinyu领取。后继收到赞赏金不再发放。
嗨,点个在看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