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烛诗刊》张玲:雨夜霓虹(散文)

雨夜霓虹(散文)
作者:张玲
六月的天气,一阵狂躁的大气热循环过后,昨夜又下起了丝丝小雨,那嘈嘈切切的声响,那点点滴滴的呢喃,总让有心的人留连于街道巷尾。
北方的雨总是那么善解人意,她不会像南方的雨一般,潮湿中透着刺骨的冷,她只是想给燥热的天气降降温而已,雨是湿的,内里却是干的,天是雨的,心却是晴的,这人跟大自然是多么的和谐相生啊。
独自漫步在午夜的小雨中,看霓虹灯闪烁,黄的,红的,绿的,最显眼的还是挺拔的路灯在雨的衬托下发出的金黄又幽暗的光芒。忽而想起上高中那时,那时候的自己比较好学,总会在别人都熟睡的凌晨4时左右,偷偷摸摸的起床,牙不刷脸不洗,为的是能在学校唯一有光源的厕所旁边安安静静的看一会书,那时候也下过雨,发出的也是这是这样微弱又祥和的光芒,那时候,时间真的就像是海绵里水,就像使劲地挤牛奶,越挤越多。想着想着就笑出了声,那时候真傻,居然都忘记了厕所刺鼻的味道,是什么支撑着我们那样做呢,我想应该是–理想!
走着走着,安静的街道突然传来孩子嬉戏的声音,还未来得及回头,已被身后疾速行驶的自行车溅起的水花打湿了衣裙,调皮的水花还亲吻了我的脸庞。待我反应过来时,只见一群群骑自行车后排还带着伙伴穿着校服的学生们,像一群倾巢出动的小麻雀,叽叽喳喳的从耳旁飞过,安静祥和的午夜因为他们的出现而热闹非凡,一阵喧闹过后,空气又渐渐沉寂了下来,我的目光紧紧盯着他们,目送他们远去,直至一个个消失在一闪一闪的霓虹灯的尽头处。
这场雨将往日高温暴晒下冒着黑气的柏油马路洗礼的越发的油光锃亮,就好似泼了不知多少桶胡麻油,霓虹灯的照耀下,金光闪闪。再看马路两旁,整齐划一的被精心修剪过得风景树,也一改往日尘土飞扬的模样,笔直俊秀的驻足观望,和着我这路人聆听着滴答滴答的雨声。
带着对她们怜爱的心,我情不自禁的用满是雨水的手去触碰抚摸她们,刚要走近她们时,几只蠕动的流浪狗让我顷刻间胆战心惊,用了几分钟平复了自己的心跳,我俯下身认真的的去观察这些可爱的小家伙,他们抱坐一团,咿咿呀呀,我听不懂它们的语言,但是我懂,它们或许是想要有个遮风避雨的家,他们或许是饿了,可爱的眼神在路灯的照耀下越显得黝黑无比,还不间断的向我摇着尾巴,于是我快步走近一家烧烤店,买了几个干粮分给它们,在它们吃的正专注的时候,我离开了,我想拯救它们,可是我也是一个流浪的人儿,或许我们都是流浪的孩子,就让我们随心走。
回到住所,带着一身的困意和着满身都是雨的清新味的我,满足的睡了,睡梦中我看到了生活当中个个被雨水洗去了纤尘的人儿们,他们的灵魂纯洁而又干净,奋发而又上进,一个个忙碌的身影,一个个谈笑风生又一派派祥和之景伴随着滴答滴答的雨声进入熟睡的梦乡,雨夜真美。
作者简介:张玲微名枫林叶子。网名:追风筝的人,曾担任小学语文教师,现供职于事业单位秘书,本科学历,中国语言文学系汉语言文学专业,曾在《银河》诗刊、校报、银川晚报发表过《鹧鸪天》、《论方方小说中的女性悲剧形象》等作品。
主编:新源飞语
编辑:红烛、温馨
温馨提示:本平台推广的内容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
(平台申明:本作品由作者提供原创首发,文责自负。拒绝作品抄袭,一稿多投)!
投稿邮箱:
357437070@qq.com 或2729704303@qq.com
投稿格式:题目+内容+简历+照片
投稿后主动加红烛编辑微信:s27298888
注:本平台已开通原创及赞赏功能,作者稿费为赞赏的70%,30%作为平台维护,赞赏低于5元(含5元)无稿费,稿费在推文七日后发放。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