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素材:真诚是底线:方寒之争——方舟子真的打假,还是韩寒真的“人造”?

真诚是底线:方寒之争——方舟子真的打假,还是韩寒真的“人造”?
【热点呈现】
2012年1月,知名博主麦田发表了一篇《人造韩寒》的博文,直指韩寒文章造假。该文在微博上掀起轩然大波。16日,韩寒在博客中正面回应:“如果任何人可以证明自己为我代笔写文章,哪怕只代笔过一行字,任何媒体曾经收到过属于‘韩寒团队’或者来自本人的新闻稿要求刊登宣传,均奖励人民币2000万元。”范冰冰等明星均表态支持韩寒。之后,“打假斗士”方舟子发送博文质疑韩寒,称其一边重金悬赏,一边销毁证据,让人觉得悬赏没诚意。春节期间,方舟子质疑韩寒之父为子代笔,韩寒在其博客上公布了当年《三重门》所有手稿,并表示将把手稿出版成书。方、寒展开隔空“骂战”,“挺方派”和“挺韩派”各执一词,人们莫衷一是。
【热点解读】
一个是著名青年意见领袖,一个是知名打假斗士,一个在文学界混,一个在科学界闯,本是井水犯不着河水。谁曾想这位姓方的仁兄突然玩起了“跨界”,一场“关公战秦琼”的好戏就此上演。方舟子言之凿凿,韩寒信誓旦旦,谁是谁非?
但这有什么要紧?
可以这么说,绝大多数人都是抱着看热闹、看西洋景的心理来观战的。究其原因,人们早已被纷纷扰扰的世界弄得眼花缭乱、眼冒金星了,少有人有闲情、有能力把它说过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那么到底有无必要将它厘清呢?对它的思考有无意义呢?我认为:去伪存真,对错由法院来判;抽丝剥茧,是非由我们来议,因为“真理越辨越明”。我们不在乎官司谁输谁赢,因为或许当事人都达到了鼓噪造势的目的,我们在乎是否真有天才,我们在乎要不要再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我们在乎无神的时代将走向何方。
方舟子搬倒过唐骏,打翻过李开复,惹怒了王菲,开罪了教授,攻击了院士,他意欲何为?试问在他眼中谁是真正的学者,谁是货真价实的科学家?
韩寒骂鲁迅,骂金庸,战王朔,挑李敖,反郭敬明,他意欲何为?试问在他心里当武林谁主沉浮?谁笑傲江湖?
方、寒皆是响当当的当代狂人!不管他们真狂,还是佯狂!
如何方舟子败诉了,会产生什么社会影响呢?
如何韩寒败诉了,又会激起什么社会反响呢?
如果我等文艺小青年,如果那个语、数、外不及格,照样当作家的神话破灭了,我等路在何方呢?如果我等是愤青,方舟子的打假传奇幻灭了,我等情何以堪啊?
对无比发达的网络、屡屡惹出事端的微博,对于言论自由、法律民主,又能说些什么呢?
再多的荣誉,抵不过方舟子看似证据确凿的说辞;再多的关注和期待,也无法弥补大众对韩的信任。这正应了韩寒最早的《杯中窥人》中所阐述:一张白布浸于杯中,便被浸透、淹没,直到无法呼吸。
【热点链接】
1.中国打假第一人
王海出生于1973年,籍贯山东。现任大海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被誉为中国打假第一人,是第一位中国保护消费基金会设立的“消费者打假奖”的获得者。恨他的人把他骂成卑鄙小人,爱他的人却把他捧成无私英雄。他是改革开放三十年中的一个符号,一个标志。
2.方舟子其人
本名方是民,笔名方舟子,1967年9月出生于福建省漳州市云霄县,曾在美国留学和工作,是《新语丝》月刊和同名网站的创办人。自1999年以来,方舟子设立新语丝网站,通过发表自己的文章以及刊登网友文章,揭发中国科学界和教育界的学术腐败现象。方舟子同时是许多知名平面媒体的专栏作家,并且出版过一些以科普和反学术腐败等为题材的著作。由于在评判时过于犀利,方舟子本人和他的言论在社会上引起极大争议。
3.韩寒其人
韩寒,高二时,参加由《萌芽》杂志社举办的“新概念作文大赛”,以《杯中窥人》一举夺冠,随后,又趁热打铁出版他的处女作《零下一度》,引起文坛关注,之后,《三重门》、《像少年啦飞驰》等青春文学作品相继问世。而成就他作为“大陆80后意见领袖”之荣誉的,应当不是他在文学领域的造诣,而是在网络空间表达的特立独行的思想洞见与社会关注。他的言说方式,符合年轻人的阅读口味:在黑色幽默的表述中,流露出对主流意识形态的反叛,以及内心的正义感。而他的赛车手与青年作家的双重身份,又令无数的年轻人心驰神往。
4.刑侦手段可鉴定是否原创
记者:前段时间“80后”作家韩寒和“打假斗士”方舟子的论争,成了网民关注的焦点。韩寒坚称作品都是自己写的,没有代笔的可能,而方舟子则紧追不放。从刑侦的角度,您觉得可以验证韩寒的手稿是否代笔吗?
李昌钰:韩寒这个人我不认识,你说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但如果对手稿进行刑侦调查我认为是可行的,只要手稿不是打印的,是手写的,就可以通过分析上面的笔迹指纹、DNA残留来判断稿件是否是作者原创。
5.方韩之争,新概念作文被质疑
在“方韩之争”的舆论风波中,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评审机制遭到质疑。
比赛至今仍然分为初赛和复赛两部分,初赛作文是作者在家里写的,只有复赛是现场作文。“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只看重征文来稿,当时就想,这些文字都是在家里写的,万一作弊怎么办?”一直担任评委的作家叶兆言最近坦言。
一直担任评委的作家方方透露,如果初赛分数很高,而复赛分数很低,评委就要审核,看是否存在作弊代笔的问题。“评委大多是有经验的作家,很容易看出是否有人作弊。”复赛题目由评委们出题,大家投票选出最终考题。今年复赛的题目就是方方出的《韩寒》。
【热点速用】
1.我相信
学业文凭是买的,科学论文是假的,学术专著是抄的,小说散文是代笔的,美女是人造的,乞丐是伪装的,爱情、悲情也是导演的······这个世道还有什么真的?我们是不是生活在楚门一样的世界?是不是真应了“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告诉你吧,世界,我——不——相——信!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那就把我算做第一千零一名。”
“方寒”似乎都是这样的“挑战者”,而今他们被挑战了!
但我告诉你,世界,我——相——信!
我相信天是蓝的,我相信雷有回声,我相信梦是假的,我相信死有报应!不是还有说“用财富衡量科学家价值太低级、太庸俗”的袁隆平吗?不是还有勇敢异常又胸怀坦荡的吴菊萍吗?不是还有救助小悦悦的第十九路人陈贤妹吗?不是还有赡养瘫痪在床的养母已逾十载的孟偑杰吗?不是还有“天使一吻”救迷途少男的“最美少女”刘文秀吗?不是还有坚守承诺20年接力送薪“信义兄弟”孙水林、孙东林吗?不是还有“暴走”捐肝救子的陈玉莲吗?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就让所有的苦水注入我的心中!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南生
2.方韩之争的意义
韩寒与方舟子的这场“官司”,是“关公战秦琼”,还是“三英战吕布”?要看事态的发展。但不可否认,它已经是一个“文化事件”。要想不沦为“娱乐节目”,而能对社会和公众有些意义,恐怕得说清三个问题:一,方舟子能不能质疑韩寒?二,韩寒该不该起诉方舟子?三,我们要有怎样的言论自由。
——易中天
3.骂战之历史
鲁迅刚刚去世,女作家苏雪林便破口大骂了,其语言之尖刻,谩骂之长久,无人能出其右。她不仅对鲁迅的著作、性格、为人全面否定,而且,一开口便是赤裸裸的人身攻击。说鲁迅是“褊狭阴险,多疑善妒”,“无廉无耻”,专门在文坛“含血喷人”,更狠的是攻击鲁迅勾结日本特务机关内山书店,“行动诡秘”,如何、如何。我觉得这比方舟子质疑韩寒的写作能力要狠得多。可苏女士的谩骂、攻击没有损耗鲁迅的一根毫毛呀。
鲁迅也是如此,他开始与章士钊进行文字交锋,后来又与陈西滢、徐志摩、周扬、郭沫若等“绅士”的战斗都伴随着人身攻击。在陈西滢看来,鲁迅“常常无故骂人,要是那人生气,他就说人家没有‘幽默’。可是要是有人侵犯了他一言半语,他就跳到半天空,骂得你体无完肤还不肯罢休”。可论争实为公仇,决无私怨。
——阮直《南方日报》
4.质疑与诽谤
“质疑”和“诽谤”不应该是一对双生子,这个世界没有神,就更不可能出现“神说,要有光”之类的情景,太反物质了。而方舟子先生笃定韩寒笔下的文章出自韩寒之父,同理,这个命题不一定就那么成立。
——葛红兵
【例文范本】
我是智者
丽璇
现而今打假专家满天飞:食品打假,政治打假,科学打假,文凭打假,美女也打假······可不知为什么,越打假越多,越打假越“假打”。民众惶惶:自己周遭谎言是如此之多,茫茫人海,渺渺乾坤,我们还可以相信谁?
时下最火爆的则是著名打假专家方舟子与著名80后作家韩寒有关韩之作品有无找人代笔引发的“骂战”,它久战不决拖成了连续剧,浓墨重彩演成了跨年大戏。参与的人上百万,围观的人上亿,是一场全民口水仗。
浩浩荡荡的人群呼啦啦分成两大阵营,簇拥着他们心中的“神”,叫嚣着要把对方的“神”扯下神坛来。神坛出现了裂纹,马上有人修补,即使只是徒劳地的表面功夫。只苦了那众多蝼蚁般的人物,在两大阵营之间左右徘徊,举棋不定,莫衷一是。当然还有智者面孔的人物,高踞于岩壁之上紧锁眉头,时而沉吟不语,时而眼望苍天,时而煽风,时而浇油。
此役,时而肉搏战,时而阵地战,时而偷袭战,时而攻坚战。热火朝天,热浪滚滚,火药味十足。牵扯到娱乐圈、文艺圈、科学界、法律界,涉及到文学、历史、物理、化学、心理学,运用了行为学、逻辑学、伦理学、法学等知识。证据五花八门、稀奇古怪、另类异常:什么小孩写作文不可能用“肚皮”,只会用“肚子”啦;两封家书称“父亲”,一封称“爸爸”啦;“爱的禁区”中的“禁区”是中年人才会知道的文革概念啦,叫人人眼花缭乱、头晕目眩,甚至哭笑不得。
“如果再有一个机会,我可能是不会选择当作家了。”韩寒面容憔悴。
“我所追求的,就是自由。”方舟子面似桃花。
我,一个来自俗世的、不知方舟子为何人亦对韩寒不感冒的纯局外人,想冷静客观地分析,竟然不能:还未细细拜读完所有“八卦”“花边”,脑子就肥了。由此我不由感慨:“方粉”“韩粉”和其他相关人物是多么热爱他们的宿主啊,以致如此忘情地任由自己的头脑变成他人的思想的跑马场。由此也可推断方、寒二人是多么法力无边、光焰万丈、霞光万道啊!
到底,什么才是真相呢?
柯南不是真有其人,福尔摩斯也远在异域,狄仁杰也不可能穿越来到现代。
我只好掸掸落在衣服上的片片尘埃,席地而坐,闭上双眼,朗声而歌:花非花,雾非雾······
夜深人静时,摸摸自己那颗尚温的心,坦然而睡!
教师点评:
金庸的武侠世界里有一种用音乐来杀人的手段,不管你是精通还是初通,都容易着了他的道。但你五音不全,音律不通,你就可以处喧嚣之漩涡而不躁动、不迷失了。在这个世界还是做一名“凡夫俗子”较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