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巨轮滚滚向前,我为螳螂哭泣

历史老师这样教导我们,历史巨轮滚滚向前,道路虽然曲折,但历史总是朝着进步的方向前进,谁也不可阻挡,尤其是代表先进文化的历史潮流,任何人都不可以螳臂挡车。
“进步”这个词听起立多么冠冕堂皇,激动人心。反对它,你就似乎失去了道德正当性,再也没有跟别人讲道理的机会。然而,我在家学习世界历史2年以来,一个最深的感受就是:最邪恶的罪行,都是以“进步”之名犯下的。屠夫们在接受审判的时候,都会声称:我不是在屠杀,我是在战斗!
谁来定义“进步”,谁来定义“反动”?还不是拥有话语权的人!拿破仑说过,历史没有真相,只不过是一则约定俗成的寓言而已。
历史巨轮滚滚向前,是一句正确的废话,其实是历史教科书的编者想它滚去哪就滚去哪。
与进步相对,就是“保守”,甚至“反动”。在中国大陆,“保守”是贬义词,“反动”则更加可怕,是杀人灭口用的词语。用这样的史观来分析中国皇朝更替,就容易精神分裂,一会A是进步的,他B反动的,结果皇朝逆转,反动又变成了进步,进步反而反动,你杀我,我杀你,反正都是反动屠杀进步,进步奋起还击,总有一天反过来杀尽反动派,总之就是:杀杀杀,血流成河!反动派死光了,进步者就堕落成自己曾经反对的人。
无论是进步还是反动者,争的都是话语权,成王败寇。在历史教科书里面,北洋军阀可是集反动之大成,但是我从袁伟时教授的《晚清大变局》和张鸣教授的《北洋裂变》中了解到,北洋军阀虽然很多是粗人,但是他们大多非常羡慕知识分子,尊重文化人,有时候还很可爱。例如山东军阀韩复榘打了一个要求进入省政府参观的大学生两耳光,为什么呢,因为学生说:政府是人民的,我就是人民,我有资格进去参观。韩复榘骂了句“兔崽子”,打了他两耳光,还把学生关起来。但是他自己想了一个晚上,觉得自己做错了,于是他放了学生,陪了500元,还对学生说“我错了,请你也打我两耳光吧!”。这样的人虽然粗鲁,但是放现在,绝对称得上是一个好领导。
受父母影响,“进步”“反动”这些血淋淋的词我都害怕,我更喜欢阿甘这样保守于朴素的旧道德的人。这些人不求进步,不追历史潮流,就好像阿甘傻傻地去参加越战,而不是加入嬉皮士们以反战、和平之名纵欲狂欢,逃避责任的队伍。
每当社会发生动荡,真正能够起到维持基层社会稳定的,都是这样保守派,紧紧守住道德的底线,维持自治。中国文革之所以这么惨烈,就是因为从土改开始,这些保守派,从乡村到城市,几乎全部失去了自由甚至生命。
在我看来,这些朴素的保守派,就是历史巨轮跑偏的时候,伸出手臂呼喊阻挡的螳螂,但历史巨轮总是以“进步”之名碾压过去,我们都被挟裹着前进,当走到悬崖峭壁,回头看看,都是那些弱小而正义的灵魂。
历史巨轮滚滚向前,我为死在轮下的螳螂哭泣。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