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恐惧症患者,究竟在害怕什么?丨书目治疗师

书目治疗师:
每次打电话前都要排练半天,拨打号码颤颤巍巍,电话接通胸腔万马奔腾,只希望马上可以解决完挂电话,我还有救吗
——小蘑菇

小蘑菇:你好!
先和岛主一起做个测试:
手机铃声响起时你是否会瞬间心慌,充满被动感?
手机是否常年静音,电话能躲过就不接?
不愿意主动打电话,看到未接来电也不想回拨?
接电话时是否莫名紧张、话少?
对电话交流中的沉默是否感到恐惧?
如果你的回答都为“是”,恐怕你已经是“电话恐惧症”晚期患者了。
虽然通话功能现在已经成为手机上最不重要的功能之一,我们日常的许多沟通也都能通过短信、微信或其他APP解决,但总有某些时刻,不得不需要我们打/接个电话,比如与领导汇报工作进展、与hr进行求职沟通,或者,仅仅只是快递小哥确认你在不在家。
在普通人眼里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对于电话恐惧症患者来说,这简直是如临大敌!
像你一样,有的人在通话前早已把自己的说辞演练了好几遍,却在拨通对方号码的一瞬间惊慌失措,排练好的语句遗忘大半。有的人,则干脆诱发拖延症,一个电话能拖上好几天,实在不能再拖下去时,才颤颤巍巍地拨号。
不过,你也别太担心,因为有同样“症状”的人不在少数。
美国一项针对年轻人的社交调查显示,在受访者中有35.6%的人患有重度电话恐惧症,他们听到手机铃声就会紧张不安,而没有电话恐惧症的人仅为8.2%。
同样,我国《2017年通信业经济运行状况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移动电话时长同比减少7.4%,呈断坡式下滑。其中90后群体尤为突出,他们几乎不使用手机中的电话功能,而移动数据的使用量却在呈倍数增长。
为什么打电话会让我们如此焦虑?为什么线上沟通无碍的我们却害怕用电话交流?
因为相比于微信、邮件等线上聊天工具,电话充满未知性和强制性,电话铃响,就等于微信里的“在吗?”,你不知道对方下一秒会说什么,却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令人满意的回应。
你必须全神贯注。如果在打电话时走神,很容易被对方发觉,留下“不礼貌”的印象。
你必须注意措辞。不同于线上聊天可以大量使用表情包,也不同于当面聊天可以展现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电话沟通只能听见声音。然而有研究表明,在有效的人际沟通中,非语言信息含量高达55%。因此,在声音这种有限的信息传递内,某些开玩笑的话可能被当成恶毒的诅咒。而在沟通中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也很难让我们确定对方谈话的实际态度。
你必须有快速反应能力。每一次通话,都不像线上聊天那样可以假装没看见,或拥有足够的时间思考、编辑。发出去的文字可以撤回,但说出去的话却是覆水难收。许多脸皮薄的人就在这儿吃了亏,还没来得及思考就被套路,在答应别人的无理要求后只能恨自己不争气。
你还必须有面对沉默的勇气。“最怕空气突然安静”,线上聊天时,如果话题结束,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发个表情就可以了。然而在打电话时,双方却只能陷入沉默。这种尴尬至极的情况,是通电话时的大概率事件。
以上几点,足以使电话成为任何一个心思敏感、注重自我、渴望完美的人的地狱修炼场。
于是,如今已经有了一种新世纪社交礼仪——“有事儿发微信,别打电话”。一旦有个朋友突然打电话来,我们的反应很可能是:“什么事情已经严重到需要打电话的地步了?”
不过,这种社交方式在麻省理工学院社会学教授雪莉?特克尔看来,是一种“过度的自我保护”。在《群体性孤独》一书中,她提出,我们渴望与他人接触,但这种接触往往只停留在表层。“我们似乎在一起,但实际上在自己的气泡里。”
线上的文字社交和符号社交代替了真实社交,与他人的真挚感情也退化为了“数字情谊”。
其实,仔细想想我们恐惧打电话的缘由,表面上是害怕自己不能随机应变,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本质上恐惧的,其实是不知如何正确看待自我,以及如何正确处理自我与他人的关系。
害怕和父母打电话,因为不知道如何应对与父母的亲密关系;害怕和朋友打电话,因为没有面对某些虚假友谊和拒绝过分请求的勇气;害怕和同事、领导打电话,因为怕自己没有高质量地完成工作,企图用逃避来隐藏自己的心虚;害怕和陌生人打电话,因为怕自己并不如想象得那般独特和完美。
想要治愈电话恐惧症,唯一的办法只有多打电话。这听起来有点儿残酷,但却是一种暴露疗法——接触得越多,越不吓人。
回忆一下自己曾经和别人煲几小时电话粥的时光,拿起电话,从一个还愿意听你聊天的人开始吧!

雪莉?特克尔《群体性孤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