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译丛 | 焦虑状态下的消费(1917)

点击蓝字
关注学堂
◆ ◆ ◆◆
焦虑状态下的消费(1917)
作者:Karl Abraham
译者:王润泽
◆ ◆ ◆◆
导语
早期分析家们是弗洛伊德同路人,共同探索了有关于主体的无意识真理。在精神分析已如同经学般浩繁的今天,回到弗洛伊德、回到早期分析家们的发心立论之处,也许反倒不失为一条捷径。在其雪泥鸿爪中,我们可以发现与弗洛伊德的相互印证,早期客体关系的探索,以及拉康理论的经验源头。
一百年前资本主义狂飙突进时,亚伯拉罕对焦虑消费的探讨,放在当下依然是鲜活的;在他的临床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生理性欲朝向精神性欲转化的痕迹以及无意识主体的嬗变。即便在拉康对精神病主体的讨论中,也常见对力比多维度、局部驱力与父母无意识意象等观点的引述。——王润泽

关于神经症对待金钱的态度的研究已经是众多精神分析学作品的主题。从无意识动机的视角上,弗洛伊德和那些跟随他把研究兴趣放在“肛欲”型人格特征上的精神分析家们已经论述了对神经症的贪婪以及焦虑性的保留金钱的看法。但许多神经症截然相反的表现——挥霍金钱——却还没有受到同等的重视,尽管精神分析家经常会碰到这样的行为。在很多神经症那儿,这一倾向会像是某种疾病发作一样突然出现,与他们平时的吝啬形成鲜明对比。
在我看来,从我精神分析工作的少数个案中已经能够在一类特定的神经症那里发现这样一种状况:他们长期处在对原生家庭的婴儿般依赖状态中,而当他们一旦离家,就会被抑郁或焦虑所侵袭。这类患者们自述说消费可以缓解他们的抑郁或焦虑,并且他们为此提出了一些合理的解释,诸如消费可以提高自信,或者这能够使他们从当下的状态转移注意力。精神分析将无意识纳入考虑的范围,对这些完全浮于表面的理由有着更为深刻的阐释。
对每一例这类个案的精神分析都一再表明:作为力比多固着的后果,患者无法将他自己和父母或象征父母的人物分开。对他的无意识而言,离家意味着将力比多从客体身上分离。在这类患者身上,我们总能发现存在着这样两种精神上的矛盾趋势:其一是保守的,朝向长期固着的方向;其二则朝着外部世界的客体。
之所以每一次把力比多转移到新对象上的尝试都会伴随着严重的焦虑,正是因为无意识的欲望是那样的剧烈且鲁莽。要证明这点,我们只需回想起这一事实:被出门焦虑(street anxiety)所苦的女患者们在无意识上——有时候甚至是意识上——背负着卖淫幻想的重担。她们的无意识想要不受约束地屈服于每一个遇见的人;可是,她们意识上的焦虑却将力比多的转移限制在了最狭窄的范围里——而不只是严格意义上真实的性关系,这样一来她们就不能够自由地运用力比多了。
对生殖器性欲的限制是影响深远的,不但使得其他性欲生成区域取代了它,而且也增强了这些区域的重要性。肛门性欲或多或少地取代了生殖器性欲。在许多案例中都极清晰地表明:患者对父亲或母亲的病态固着由于肛门区域的作用而持续着。一则简短的分析摘要就能说明这点。
一位患有严重出门焦虑的女患者完全离不开她的父亲。她试图弱化这种固着的努力反复失败。在患者童年时,这种固着就已经被她父亲过多地强化了。事实上,父亲太过于关注她的肠道活动,很频繁地为她进行了灌肠等疗法。这一错误的治疗程序以一种灾难性的方式促使她维持着孩子般的依赖成瘾。利用她婴儿般的表达方式,她离开他父亲就什么也做不了,仅在父亲的监护下才能够离开房间。正如她的分析所表明的,她为了使自己解脱所做出的种种尝试证实了她的肛欲固着。对于她的无意识而言,不在父母监督下清空自己的肠道就意味着独立。当她走出家门,并被焦虑所侵袭所时,她就会采用这样的方式来抵御它——以一种非常不必要的方式四处花钱。她给出去了金钱,以替代力比多。对金钱这一补偿性意义的解释源自于:无意识中金钱就等价于粪便。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这位患者本人怀疑自己的焦虑之所以频繁地增强,是为了给自己花钱找一个理由。
在这位患者以及其他两个案例中,我都注意到了这种倾向:(他们会)随机购买很多东西,而绝大多数东西要么并没有用处的,要么只在那一刻想要。藉由这样方式,尽管实际上他们的力比多被固着和限制在上一阶段,他们却可以自欺说它们是自由运动着的。购买那些价值转瞬即逝的客体,以及迅速地由一个客体转向下一个客体,这两种方式都是被压抑欲望的象征性满足——力比多连续且飞快地转移到无数的客体上。毫无疑问,卖淫的暗喻也与此相关;因为在这点上,金钱也是获得短暂且容易变换的关系的手段。
现在,在一定程度上证实了患者们认为他们是为了增强他们的自我独立感而花钱的想法。花钱使他们误以为他们的力比多是自由的;因此,使他们从性欲不得满足的痛苦情感中暂时解脱出来。换句话说,他们处在一种异常严格的禁制之下,这种禁制起源于反对自由“消费”力比多的父母无意识意象。在本能和压抑之间,患者做出了一种妥协:怀着违抗的情绪,他们的确“消费”了某样东西——但“消费”的并不是性欲力比多,而是肛欲性质的货币。
这使我们回想起了某些神经症患者(对待金钱的)的态度。他们同样是过度限制了力比多。或部分或完全地,他们在精神和肉体的上是性爱无能的。他们给予别人的不是爱,而是同情。他们成为赞助人,并且时常过于慷慨地捐赠金钱。他们注定永远以这种替代性的形式获得满足。并且,(我们可以)模糊的感觉到他们不在性质上给出正确的礼物,而是在数量上夸大了它。尽管如此,从产生的效果上看,他们的消费是利他的;而在我前面所描述的案例中,这种影响是完全不存在的。这两类神经症人群的共同之处在于消费:成为了他们性欲转移的替代品。他们的神经症既阻碍了性欲的转移,但与此同时也成了他们对抗神经症所引起的紊乱的堡垒。
译者简介
王润泽,精神分析工作者,微信:dhgbenchu
微信编辑:玄渊
栏目编辑:赵洁
雪堂卮言 精神分析杂志
▇扫码关注我们
本公众号版权归“雪堂卮言精神分析杂志”及作者所有,任何组织和个人,在未征得我们同意的情况下不能转载我们的文章,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们的关注。如需转载合作等其他事宜,请联系我们:xtzhypsych@126.com
平台重在分享,尊重原创。文章仅表达作者观点,不代表平台立场。
点一下你会更好看耶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