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家的时候,总是先想起家里的几道菜

结束北京实习回家短住
母亲总在话语中给我“下套”
问昨晚睡得好吗?我说好。还是家里舒服吧,不要离家太远了。问今天的菜好吃吗?我说超好吃。还是家里好吧,外面想吃也吃不到。问空气好吗?心情好吗?一切好吗?都比外面好吧?感觉她像一个天真的小孩,“外面”是她的死对头,她用美食和安逸来拉拢我,让我跟她做朋友,不要跟“外面”一起玩。我的母亲是一个典型的小城女人,她从上学到工作,都没有离开本地,且二十多年没有换过工作。她的生活既稳定又健康,每天准时起床不需要闹钟,坚持步行上班,每晚饭后散步,不跳广场舞。她认为女人如果不搞学术没必要念太多书,认为生小孩是一个女人最大的价值体现,认为当老师、当医生、和在银行工作是三个最棒的职业。她希望我能有一份离家近的体制内工作,嫁个老实人,早点让她抱外孙。她活得特别简单,甚至有点可爱,算是“诗和远方”的对立面的一种理想主义吧。我对她的人生观没有意见,这是她的选择,只是我刚好,站在了她的对立面而已。我贪玩,贪恋明天的各种可能性。我对自己的未来有过很多种规划,没有一种规划是留在父母身边,白眼狼大概就是我这样的物种吧。可是,再白眼的狼,也不能被剥夺想家的权利。虽然从未打算回家工作,但我还是会经常想家,想家的时候,总是先想起家里的几道菜。母亲有几道菜做得超级棒:啤酒烧鸭、焖猪脚、卤鸡爪、麻辣海带……说起来都不是什么大菜,就是特别好吃,是任何一家餐厅做不来的味道。其实我厨艺不错,喂饱自己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母亲拿手的这几道菜,我一道也不会做,我也不想她教我。或许因为我太年轻了,我不懂什么是万里长征人未还,也不懂什么是乡音无改鬓毛衰,我只知道,半夜想家的时候,会肚子饿。年轻人的乡愁,大概都长在胃里吧。思念太抽象了,爱也太抽象了,但家里的一道道菜是具象的。我想你,我爱你,都太羞于说出口了,我想吃你做的菜,我想和全家人一起吃饭,这样比较好说一些,这几句话的含义其实是一样的,都是:我想家了。如果你的母亲会烧几道很棒的菜,千万别让她教你,教会了,你就离家更远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