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清新和螺蛳粉

小清新和螺蛳粉文/巫小诗
图/元熙
“读大学的时候,你们寝室的姑娘晚上会开卧谈会吗?”朋友问我。
“不会啊,我们躺下了就各玩各的手机,基本不聊天。”
“那你们在什么时候交流感情呢?”
“一起吃螺蛳粉的时候。”
没有特殊情况的话,每周四会是我们寝室的螺蛳粉日。
这天晚上没有课,下午放学后,我们会在食堂打包一碗螺蛳粉,叮嘱老板,要辣、要葱和香菜,再加一大勺酸萝卜。
然后像山下打水归来的小和尚一样,排着队伍,拎着战利品嘿咻嘿咻地喘着气爬上四楼。
为什么一定要选在没有课的晚上?还非得以聚餐的形式?
因为螺蛳粉味道太重了,吃完一身臭烘烘,是绝对不能直接出门的,必须得漱口净身闭门思过一晚才行。
而且,螺蛳粉这种东西啊,只能自己吃,闻不得别人吃,不如大家一起臭味相投,谁也不嫌弃谁。
在我们寝室,吃螺蛳粉呢,可是一件很讲究的事情,要做一系列仪式性的准备工作。
首先,要把门窗打开通风,不然怪味道会绕梁三日散不出去,接着要把身上喜欢的衣服换下来,换上已经被自己剥夺出门权的丑衣服,关好衣柜,拉好床帘。
做好了一切隔离工作,然后在寝室的正中间摆开折叠方桌,自带小板凳,一人坐一方,最后才是开吃,边吃边聊,好不快活。
我们交流的内容,上至国家政治,下至花边八卦,这简直就是我们寝室每周一次的方桌会议。
有时吃嗨了还会来上几张集体自拍作为与会留念,恩爱程度羡煞别的女生寝室。
要是我们四个一直这么恩爱就好了。
可惜,偏偏有人背叛了我们,谈起了恋爱,不,是背叛了螺蛳粉,谈起了恋爱。
田田是寝室唯一的软妹子,走的是文艺小清新路线,轻声细语,绵绵无力,我们仨都拥有一个人给饮水机换水的本领,她却有时开个瓶盖都得请人代劳。
当然,事实证明,这样的女孩子才最讨男生喜欢,越是弱不禁风就越能激起男生的保护欲,田田果然是寝室里第一个脱单的。
又到周四,放学的时候,我们吆喝着去买螺蛳粉,田田犹犹豫豫“我还是不去好了。”
“你男朋友约了你吃饭啊?”
“没有,约我8点半看电影。”
“一起吃呗,用不了多长时间,不会耽误。”
“不了,味道太重了,我在他心目中应该是不会爱吃这种东西的。”
“好吧,那随你咯。”
头一回,我们的螺蛳粉小组三缺一,桌子空了一方,吃得不那么开心。
田田不仅没跟我们一起吃,而且放学后压根就没回寝室,估计是怕寝室的味道熏着她,男朋友不喜欢。
我们有些不开心,不能臭味相投,还怎么一起玩耍。
趁着田田不在,室友们开始放肆地议论她,要知道,女生跟女生之间迅速拉近友谊的方式,就是一起说另一个女生的坏话。
“不觉得吗?田田这人,一直都挺装的,最早我们吃螺蛳粉的时候,她就很排斥,后来被我们带的,不也爱上了那个味道嘛,最看不惯这种所谓的小清新了,活着累不累。”
“是啊,何必呢,人家女神汤唯还直言不讳自己爱吃回锅肉呢,重口味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见气氛有点不友好,我赶紧岔开话题“你们说,刚吃完螺蛳粉就跟人接吻,对方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哈哈……”
我们三个笑成一堆,没再说田田什么。
而后的日子,我们或多或少有点孤立田田了,周四吃螺蛳粉的事,我们再也没叫过她一起。
记不清隔了几周,放学的时候,田田突然主动跟我们一块走。“你们今晚还吃螺蛳粉吗?我太久没吃,忍不住了,怎么办?”
“那就别忍了,吃呗。” 我说。
“味道太重了,吃口香糖,喷香水,都不太顶用。”
“人家都说啊,谈恋爱的第一个月,你不是你自己,你只是自己的形象代言人,你们在一起也够一个月了吧,时间差不多了,该让他知道这个残酷的事实了。”
说罢,我就拉着田田往螺蛳粉的摊位走去,她半推半就地买了一份,居然还是大碗的,吃得比谁都香。
吃完螺蛳粉,田田决定当晚不出门约会了。
我们全在怂恿她,“去!一定要去!证明他对你真爱的时候到了!你不仅要去,还要穿着这身臭烘烘的衣服去,还要可劲地亲他。”
“你们太坏了,我这样会把他吓着的。”田田羞得脸都红了。
“去吧,真没事儿,大不了他不要你了,你回来哭呗。”
说罢,我立马很作地学着田田最爱的电影《甜蜜蜜》中经典台词,对她说:
“傻女,听我说,吃碗螺蛳粉,舒舒服服洗个澡,睡一觉醒来,满街都是男孩子,个个都比那混蛋好。”逗得田田乐呵呵地出门约会了。
结果当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男朋友根本没有介意她身上的味道,一如既往地喜欢着她。
一个人真要是喜欢你啊,你的一切都是好的,他不仅喜欢你这个人,还会喜欢你喜欢的一切。
你爱吃螺蛳粉,他就跟你一起吃,
你爱小清新,他就跟你一起不食人间烟火。
巫小诗
情感 影视 新知
自由拖稿人,坚持原创,不坚持更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