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女兵,我的1985

关注『印象甘露』
有你,甘露才完美
看了电影《芳华》,有着类似经历的我,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尤其是其中对越自卫反击战的画面,将思绪又拉回到了1985年。
1985年,正值一军在老山前线轮战。我当时在军区通信修理所工作。军区首长指示,将我们研制的无线保密通信网络系统拿到前线使用。
那年的年初二,我们奔赴老山前线。记得那年的大年初二,我们项目组6人和通信工程学院的2名教员就出发了。这是出发前的合影,所领导全班人马为我们送行。从南京抵达杭州时,大雪纷飞。第二天傍晚,在杭州火车站,我们和一军的增援部队一起登上了开往前线的专列。
那天,杭州火车站已有浓浓的火药味。全站戒严,军警持枪,里三层外三层的把守着。站台上的新兵大部分都剃着光头,背包上横着凉席,肩膀上挎着武器。来接车的老兵们,胡子拉碴的,军装扎在军裤里,枪是横着挎。抽烟的,无一例外都是555之类当时最贵的香烟,车站的小卖部全部售空。第一次看到这个阵势,说不紧张那是假的。我,不停地想跑厕所。在列车上的最后一顿饭,官兵都用茶缸喝酒,那种豪气,大有英雄一去不复返的气概。
专列在第三天的夜里到达了曲靖火车站,所有人员都在这里下车。一时间,集合声、哨子声、汽车喇叭声交织在一起。站台上各种车辆的汽车大灯射出惨白的光柱,光柱里人影快速奔跑寻找着自己的队伍。远处,仍有源源不断的灯光蜿蜒着向我们这里驶来,那是运兵的车辆。战争,仿佛就在眼前。
麻栗坡落水洞一军通信营派了两辆通信车来接我们。汽车翻山越岭向南开了两天,终于到了目的地,中越边境的落水洞。当时,我们两个女兵住在14军野战医院。3月11日,某团部所在地—芭蕉坪遭到了敌军的猛烈炮击。山里公路非常难走,运送伤员的卡车经两个多小时的颠簸,才一辆一辆到达医院。顿时,医院前不大的空地上塞满了车辆和担架,被医护人员剪开丢出来的血衣散发出浓浓的腥味。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被炮弹炸伤的伤员。一个担架停在过道上,伤员身体上盖着棉被。头,显然是遭受了炮火的高温炙烤和强大的冲击波,整个头部黝黑肿胀,五官已模糊不清。就那一眼,让我震惊不已,心痛到裂。至今,想到那个战士,心里仍然像针扎般地难过。
为了了解地形并确立如何布网,我们前往老山脚下的一师指挥所–曼棍。车辆驶离军指不远,就见蜿蜒的山道上矗立着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敌炮火封锁区,请熄灯行驶”。前方就是早就听说过的险要的”三道湾”,是修建在面向越方坡面上的弯曲公路,公路全部暴露在敌军的炮火下。
此刻,战士停车,提醒我们带上钢盔。并说,如果遇到炮火袭击,无处藏身,只能快速通过。尽管三道弯的部分区域架着高高的伪装网,但是我的心还是提到嗓子眼,总觉得那段路怎么这么长。
项目组的两名女兵1985年3月7日,我们接到参战任务,指示我们研制的系统将与一军通信部队共同承担参战部队的通信保障。这场出击战是一军轮战期间规模比较大的战斗,一师组织了5个连队奇袭敌人7个据点,其中有全军赫赫有名的”硬骨头六连”十六勇士攻打”小尖山”。凌晨3点多,我们两位女兵进入了军指挥部,项目组的其他战友分组下到了前线的坑道里、隐蔽在山坳里。在军指挥所里,指挥首长是一军军长傅全有,作战、通信、机要等部门和总参协同部队的首长都在场,气氛严肃。各分队的前期推进和潜伏已经进行。
战斗在3月8日凌晨五点三十分正式打响,刹那间,有线、无线、我们的设备都迅速运转了起来。整面墙是作战地图,参谋报告部队分布情况、移动地图标记,作战处长不间断地报告整个战斗的推进,由于我们的设备综合了通信和机要的功能,所以有的时候信息来的非常快。我紧张地盯着打印机,以最快的速度将打印纸撕下交到指挥人员手中。
在战斗打响前,看到了十六勇士集体照的样片,此时脑海里不停闪现出他们的身影,非常担心他们的安危。当打印机打出”……有两名重伤员无法下撤,请求炮火支援”的时候,我特别的紧张、特别的心痛。
大约4个多小时后,战斗基本结束。3月8日作战胜利,完成了1985年作战的第二步任务,完善了防御态势,迫敌于不利地位。
硬骨头六连十六勇士十六勇士,牺牲四人。至今还记得,在牺牲的战士中:林祖武,照片中站在最高处,是这支突击队的队长,战斗负伤后面对蜂拥而来的敌人,他引爆炸弹与敌人同归于尽;王健,报务员,上海兵,照片中前排最右侧的战士,因为带着电台,目标明显,成为了敌人火力的集中攻击点,壮烈牺牲。这张从前线带回来的照片我一直珍藏着,每次看到它,就会想起那场惨烈的战争,想起在落水洞工作的日日夜夜。
记得刚到前线不久,见到一位荣立一等功的战士,我问他上战场害怕吗?他说:害怕,但是当看到身边的战友倒下时,脑子里就一片空白,只知道往前冲。他的话里没有豪言壮语,但是,这就是战场上最真实的士兵。
只有经历过战争,才能更深的体会到用生命换来的和平是多么的珍贵;只有经历过战争,才知道前线的战士是多么的可敬可爱。
向我们英勇的十六勇士致敬!
1985年,王晓凤在老山前线
我们的青春吐芳华1985年的初春,老山前线留下了我的足迹,我的芳华。(此文由薛昇平先生提供)

?编 者 按 语 薛昇平先生家在甘露南河头九号,小学班主任是陈渊德老师,初中班主任是郜汉良老师,一九七零年二月离甘外出工作,现退休居住无锡粱溪区。作者王晓凤是薛先生大姐薛美华的大女儿,小时候生活在甘露南河头。王晓凤毕业于南京通信工程学院,毕业后留部队工作,1985年上老山前线对越作战。此文是王晓凤的亲身经历,是血与火的纪实。她愿与甘露乡亲分享她的那一段芳华岁月。
征文来稿邮箱:yzxy518@163.com挖掘历史 记录当下 展望未来印象甘露
印象甘露一个有爱的小众平台
甘露
声明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署名文章文责自负。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后台联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