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傻子:一代人的爱和痛

一个诗人写文章,那是因为诗歌太弱,看的人太少,不能与社会互通。我的文章未必高妙,字字出自本心。您阅后如果觉得有几分道理,先关注点击标题下写诗的陈傻子再请分享您的朋友。作为个体,嗓音微弱,但合起来就是一座山峦,一片海洋。谢谢您的支持和大义。(陈傻子)
走在路上,走在公园里,如果有一个人挎着个铁的小方匣子,里面放着“洪湖水浪打浪”、“红星闪闪放光彩”、“小小竹排江中游”的歌,不要看他面孔和白发苍苍的头颅,我就知道这是一个下过乡插过队的那一代人里的一个。
还是走在路上,走在公园里,如果有一个人喉咙痒了,朝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毫无愧疚之感,昂首阔步往前走,我就知道这是一个加入过“红卫兵”,造过反,串过联,给老师和校长坐飞机,在该接受教育而没接收教育,在该天真烂漫而没天真烂漫的那一代人里的那一个。
依然是走在路上,走在公园里,如果有一个人手上拿着剪刀剪路边的鲜花,放到塑料袋里,拿回家插在自家的花瓶里;如果有一个在路上自己摔倒了还讹诈好心来扶他起来的年轻人,我就知道他们都是上面那一代人里的一个。少年时代父母或者斗人或者被斗,礼义廉耻博爱自尊顾不上给他们传授。他们的心灵在几十年前的高音喇叭下就被弄脏了。
这代人已经到了夕阳西下风烛残年的阶段了。可他们的爱依然很强烈。
爱看报纸,爱看电视里的国际时事节目,爱听某某部发言人的抗议和谴责,爱三五成群斗志昂扬,痛骂美帝。
那天,我在一家茶叶店里看茶叶,就听到围着茶桌喝功夫茶的几个佝偻着背的人在说收复弯湾的事情。一个说,用大炮轰它个十天十夜全炸死,一个说,用航空母舰切断他们的物资供应,活活饿死他们。
他们的爱让我惊恐,瞧着他们满面的皱纹,愤怒的眼睛,我拔脚逃出了那家茶叶店,以后再也不会去了。
他们爱吃美食,不要钱的美食格外地爱,管他是哪个国家的,管他以前有没有骂过这个国家。在国内的国际博览会上,瞬间把不要钱的美食抢光;跟团去国外旅游吃自助餐,几分钟台面上的好东西立刻光盘。这一代人的爱,像飓风,走到哪里光到哪里。
他们一大早去公园蹦啊跳啊唱啊闹啊,有的是体力,欢得很。回家了,该排队的不排队,这时候就非要坐下来了。上公车倚老卖老,欺负年轻人,年轻人辛辛苦苦上班不给他让座位还骂人打人。
他们爱自己,爱长命百岁,不爱年轻人,“你懂得尊老吗”他们怒问年轻人。走到哪里他们最狠。
在饭店,在茶馆,在公共场所,他们嘴上叼着烟卷,高谈阔论,声音奇响。什么都懂。懂经济,懂政治,懂外交,懂日本,懂朝鲜,懂西方。就是不懂自己的退休工资怎么会比某些阶层的人低多了,去菜场买菜都要买最便宜的,抽最廉价的烟,也不懂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买不到房找不到老婆。
有一个开水果店的,我常常去他那里买水果。水果店生意清淡,我每次去,他都在那里看国际时事节目。因为熟了,他会和我说美帝怎么怎么,侵略伊拉克,轰炸叙利亚,小日本怎么怎么,等等。等我前不久再去,店已经关门了。问隔壁邻居说这个老头已经死了。怎么死的?是尿毒症,去透析,后来没钱治了,就回老家死了。
唏嘘,悲悯,无言。
很不幸,我也是这代人里的一个。但我和他们还不一样。
特别年代开始我7岁,因为父亲是50年代的大学生,所以没资格参加“红小兵”,当然这个年龄就更不可能去造反,参加“红卫兵”。这个年龄是个真空地带。我就天天泡在县城唯一的灯光球场上打篮球。16岁,我去了省体工队篮球队,拿了工资,吃了国家饭,吃一天一块五毛钱的伙食,这个标准比当年的飞行员都要高,这一去就是9年。而我的高中同学当年都去了农村插队。
为了保障运动员的正常训练,省体工队就如同军营一样封闭。所以外面的各种各样政治运动我们毫无感觉。体工队大院里,也没有任何社会上流行的运动口号,更没有教练员或者某个领导突然被斗被批了。就是说,风可进,雨可进,政治运动不进。这一点对我的一辈子来说太重要了。
我少年的心灵没有扭曲或者异化。
还有一点特别重要,就是我们运动员之间说话都特别礼貌和客气,文明素养也高。在外面买东西,或者做什么都对对方说“谢谢”。在当年革命潮流占上风,“谢谢”这个词让外面人特别不习惯。礼貌对人,尊重对方,当时被认为是“资产阶级”的那一套。但体工队大院里却是保存和坚持下来了。
从运动员退役,我就直接去了大学做老师,十二年后又去了电视台。这是我的幸运,同时也是我的痛。
在该读书的年龄却没好好读书,在该吸收人类最灿烂的精华没有好好吸收,也没地方吸收。虽然读到高中,但那时候的高中课本除了概念和语录,真的没学到什么东西,还要时不时地去学工学农。有幸的是,我读的中学,是当地最好的学校。老师的师德和教学水平比其他学校的老师还要认真和敬业一些。
尽管后来我自学读了很多很多书,中外名著看了不少,但那个十年耽误的知识缺陷素质缺陷却永远无法弥补了。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痛,而是整整一代人的痛。只是许多那一代的人还以痛为美,以痛为乐,以痛为荣,还想把这种痛传染给年轻人,更有的还祸害年轻人。
悲呼。痛呼。
所以,我从来都不会说“青春无悔”,而总是说“青春有悔”。
往日文章选读:陈傻子:以色列从不打嘴炮,突然斩首伊斯兰圣战组织司令官及他的同僚,让整个中东又恨又怕……陈傻子:感谢与惭愧——写在第四篇文章十万加之后陈傻子:人啊人,贪婪是多么可怕的东西陈傻子:湖南新晃“操场埋尸案”彻底查清:16年前喝的酒,16年后要吐出来陈傻子:为睡在硬纸板床上的东京奥运会叫好陈傻子:写着写着我就成了另类陈傻子:我和卢克文的差距——一个满嘴含蜜,一个满嘴沧桑长按下面的二维码点识别可以关注本公众号,谢谢您。
陈傻子诗话:若干年后,我可以自己对自己说,对家人说,在寒冬腊月的时期,我依然良知尚存,依然在写诗、作文,努力发出自己的声音。尽管不能永恒,不能传世,但我从来没有放弃过,我无愧了。
陈傻子,原江苏篮球队运动员,独立诗人,努力写真诗分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