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彤乐 | 少女遗忘录(组诗)

▼咸阳市诗歌学会原创诗歌微刊

珍珠花里
那时候,世界就这么大
你在一朵小小的珍珠花里
缝补漂亮的衣裳
白云用一个下午变幻自己
把整个森林的动物带到我们的天空
你穿漂亮的衣裳,从绿色的公寓楼里走出
去拯救那些半途而废的花
花蕊喷出絮絮白雪
许许多多小小的天使悬在空中
翅膀垂落,练习魔法
给人间画上缤纷色彩的城堡,我们一路寻找
你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从雪山之侧
经过。环游我内心小小的世界
那时你是白的,轻的,盈盈亮亮的
是人间最昂贵的宝贝
我喜欢你从我的身后
悄悄捂住我的眼睛
让我看到隐隐约约的光
当你开始喜欢白色的事物
樱笋时,月光纷纷扬扬
你喜欢那些转瞬即逝的风
姐姐,漫山遍野温柔的花一夜之间
含风而去
柔软的猫咪
趴在你柔软的胸部,烟花漫过这个季节
爆炸出绚烂的色彩,落在你的肩膀
那个夜晚,你的影子嫁给月亮
从儿时的木马上下来
你不再披着床单做西域的公主
姐姐,那年的雪地里,你是
如此地洁净,又喧嚣
当你开始喜欢白色的事物
譬如婚礼上的头纱
譬如琐碎日子里陶瓷的碗碟
你就化成雪花,去看望我们
二十年前的村庄,隐隐约约,被月光侵蚀
长夏记事
后来,我去你的星球做客
你躺在一片蓝色的滩涂上
夏天就要结束了
绿色铁皮里的信件被风吹起
我们的秘密,那样地轻
那样容易,就消失地无影无踪
人间长夏漫漫
而我还记得,荷塘,蜻蜓
以及落在杂物间旧家具上的
一只蝉。远方有深绿色的山,深蓝色的海
而我和你坐在楼顶,分享新鲜的西红柿
与黄瓜
老街的修理铺冒出一朵漂亮的云
是若即若离,是无可替代的
梦。那时你穿着蓝白相间的短袖
教我如何折一只远行的船
你滴落的露水,轻快地敲着琴键
从清晨到黄昏,从晨星之隙
到薄雾之光。人间的八月,万物
相谈甚欢,而我过分地留恋
错过了小镇的车,那个夏天
我走了很远的路,你的星球闪着蓝色的光
海里的星星
和天上的星星相望无言
听到下雨的声音
有时候,我甚至忘掉了你的名字
蓝色的窗帘将我与这个世界生生隔开
橱柜里的碗碟歪歪曲曲摞在一起
风唱着轻吟的歌,我听说
小灰象的鼻子,会向天空喷出漂亮的水花
冲洗这个城市的仆仆风尘
然后,小茄子,小南瓜,木藤花
都长大了。我坐在窗台,和一只猫
打闹,争夺儿时遗弃的洋娃娃
整个九月的潮湿啊将我们围绕,淋湿的世界
举拖不住一朵绵软的云
水雾俯在窗边,还有许多地方
不曾抵达。比如,我不曾
把自行车停靠在你久居的森林旁边
把荷叶高举过头顶,踩水,把小小的金鱼
拯救。还有许多风,许多
我们挂念的夜晚,隐没的云朵
载着星星,载着小蜗牛
载着人间所有的可爱与不舍,疾驰而过
于是我听到下雨的声音
缓慢而忧伤地,轻轻来了又去
无尽夏
后来你变成夏天,随晚风
在我嫩绿的世界里飘滚
北方,白云硕大。她还在售卖
粉红色的冰淇淋
傍晚,我们抚摸的黄昏有着玻璃的质感
把更大的光明带到夜晚
从超级市场走出的人们一哄而散
小区,游泳池,或蔬果摊
他们都有着自己的下一处归宿
或停留,或周璇过后长久地停留
只有你眯着眼睛,颜料溅到脸蛋上
人间的夏天曾令我多么地纠结
难以启齿,羞于描摹。
而如今我又心血来潮,愿意捕捉那些
误入其中的,动人的风
它们像你一样永无止境。
长廊
从踏入幼稚园到住进养老院
我一直都记着你,牵气球的小朋友
你说你想飞,最后的最后
我们坐在天蓝色的轮椅上
在长长的,昏暗的走廊
你握紧我的手,像我们第一次触碰
那家即将废弃的电影院
还在孜孜不倦地播着老电影
男女主角在接吻。我喜欢这里
昏暗的光线,我们昏昏欲睡
春天迟迟不肯离去
你是一个牵气球的小朋友,紧紧地
抓着我的手。猫头鹰
就站在树梢,有些东西还是会飞走
不知怎么的,就老了
他们给我花镜,药片,素雅的衣裳
“可是我的丈夫呢?”
——我看到一张陌生脸,似是风中之烛
在长长的,昏暗的走廊
我的丈夫于风里颤抖,他得了帕金森
他说我这是阿尔兹海默病
该怎么生活啊,一切都已蓄满了蓝
摊开日记,我们用一天的时间
只写出三个字,这简单地就像是
我爱你。
少女遗忘录
大风吹了一整夜
直到天明,少女睁开眼睛
敞亮的窗子,布满了她眼中
升腾的雾。天空蓝得忧郁
只留下少女一个人,在院子里坐着
写信。她摁下录音机
寻求夜晚所给予她的安慰
穿海军衫的少年把外套拿在手上
使劲地朝她挥了又挥。海浪
还在某一个角落继续翻滚
少女把心事写到贝壳上,掷到海里
继续着自己日常的起居
又作花,又作火
有时也是雾,在久居的山间升起
她用花布为自己做裙子
走入树影斑驳的林间小路
地下落满了桂花,淡淡冷冷地
在空气里飘着。她时常低头
俯身。却从不捡拾这些散落的香
少女的小腹平坦如海
足以划过寥若晨星的船
少女的心脏鲜红,仍旧日以继夜地
跳动。她还在写信
左手捏着橡皮擦,右手握着羽毛笔
可被橡皮擦擦掉的少女,从此
消失在了长安城的闹市区
少女与船
一整个夏天她都沉默不语
在白色的小船里,头发被风吹乱
耳朵挂上鱼骨。远方的山
时而飞出落单的鸟
眼前是海,是苍老而美丽的蓝
那俯身望去深不见底的漩涡
多像她头顶那
永恒的太阳的花环
不断有蓝鲸从浪花中跃起
尾翼做她的腿
如此醒来又睡去,海浪使她持久的疯狂
有人在天蓝色里游泳
古铜色的双臂时隐时现
最后消失在一片迷雾里
直到她握着下落的雨
呆呆地哭
那船却始终不容许一个少女
奋不顾身的奔跑,只是夜夜入梦的
孤鸟,依旧在她的头顶飞
小森林
对于羊群的丢失
你闭口不谈,傍晚
我们劈完柴,在归家的途中
还是踏入了那座苍老的旅社
目睹一棵小树长大的这些年
我们一直都在寻找,一座
足以安放彼此的藏身之地
尽管年迈的树木早已千疮百孔
可你仍不断地往炉火里
添加木头,这美丽的弧度
如太阳,每日起起落落
如河流,流经我们,生生不息
树叶遗留的碎屑一直在落
挡住了公路上闪过的车灯
我们在氤氲的淡黄色里看火光跳动
毫无顾忌地说起一朵
逝去的花,仿佛春天还活着
雪花立志在这个冬天
将小森林覆盖,太冷了
哥哥,我必须从你的身上取走火苗
我必须收留滚烫的太阳,我必须
不厌其烦地发芽,接纳季节的反复
等待冬眠的动物
悄然而至
有些耳朵在下雨
伤心的时候,我就去看望我的兔子
它住在大海边缘,一座靠近太阳的
草房子里
我们会制造一些蓝色的泡泡
飞上天空,永远不被人类破坏
兔子先生,竖起蓝色的长耳朵
听我琐碎的日常。我为我们的格格不入
而感到沮丧
兔子先生,推开了窗子
原来海边,有那么多的长耳朵在晃动
有些耳朵在下雨,有些耳朵
掉出一颗闪烁的星星
这太可爱了,于是我一点也不伤心
于是我也长出蓝色的长耳朵
风一吹,就伸到云朵里
【作者简介】
王彤乐1999年冰月生于陕西宝鸡。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扬子江》《诗歌月刊》《青春》《作品》《草堂》《山东文学》等刊。
▼《泾渭诗萃》一月目录(下)▼官宣 | 咸阳市诗歌学会2020年年度诗人、优秀诗人隆重揭晓【2020·诗萃盘点】杨焕亭老师诗歌大赏(建议收藏)【诗萃月历】一月同题 | 舒展千万朵雪花,等待出发……咸阳市诗歌学会2020年【年度诗人·路男】诗歌选咸阳市诗歌学会2020年度【优秀诗人·空也静】诗歌选咸阳市诗歌学会2020年度【优秀诗人·钟灵】诗歌选咸阳市诗歌学会2020年【优秀诗人·耿明】诗歌选咸阳市诗歌学会2020年【优秀诗人·胡伟群】诗歌选咸阳市诗歌学会2020年【优秀诗人·伊唐波】诗歌选咸阳市诗歌学会·新年新诗会【拥抱一份属于新年的爱】(一)咸阳市诗歌学会·新年新诗会【闪光的一天】(二)陈迟 | 没有弧线的思念(组诗)北原 | 冬日抓拍(三首)路男 | 腊月是心头的一道伤痕(外一首)曹小亚 | 追光前行的人(三首)杨战 | 用一个冬天来思考(组诗)赖廷阶 | 《五一村扶贫纪事》(组诗)刘克 | 没有走过的脚印(组诗)王慧 | 桃花溪(组诗)郭忠凯 | 月光(外一首)水小莲 | 冰凌羞涩地白着(组诗)杨波海 | 一生一场雪白公智 | 《风在吹》(组诗)郭同旭 | 雪的纹理(组诗)璞玉 | 雪花轻轻拿下冬日(组诗)咸阳市诗歌学会
《泾渭诗萃》原创诗歌微刊
投稿邮箱:xyling708@163.com
(作品附作者简介+照片)
文中图片未经说明均来自网络
声 明
1、本平台原则上所有来稿均开通“原创+赞赏”功能,以保护作者作品版权。
2、赞赏完全根据读者自愿,所收到赞赏金额(10元以上)80%返还作者本人,20%用于平台运营。
3、所收赞赏金额将于每月月底统一合计,返还作者本人。若有疑问,请后台留言。
阅读诗歌 滋养灵魂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