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作家联盟?散文】1212期︱?湖北徐军华《吉米》

高端征稿 必须原创首发:校对准确,内容健康,言之有物。文后附作者照片、100字左右简介。投稿邮箱:zgddzjlm@qq.com作者简介
汴州月明,原名徐军华,湖北监利市人,《当代作家联盟》签约作家,中共党员,80年代中期投身工商系统,一直从事宣传报道调研工作,现供职于市场监督管理局。有论文、评论、通讯、散文、随笔、诗歌、小说等散见于原《中国工商管理研究》《中国作家网》《当代作家联盟》《首都文学》《江山文学网》《美文赏析驿站》《现代诗歌传媒》等各级主流媒体及网络文学平台。有作品入选《飞鸟的天空》等集子。
吉米
汴州月明
吉米,是我年轻时的一个好朋友。
它是一条大黑狗,绝对算得上是犬类中的翘楚,勇敢、机敏、有灵性,护家,虽然在这个世界上,它只是短暂的一瞬,但却给我留下了难忘的记忆。
36年前,我刚参加工作,忽然心血来潮,想养一条狗。遂托人谋了一条小黑狗。记得刚捉来时,黑黑的,毛茸茸的,恐怕还没有断奶。见到这条小狗,我很喜欢,用手抚摸它的黑绒绒的背脊,它一双小眼睛不安的盯着我,有一丝畏惧的样子。我当即给它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吉米。
有邻居出馊主意,说是喂养狗子,要剁尾巴,埋在家门口,这样不会跑,也会忠心耿耿看家护院。那时候的我,思维简单,听风就是风,于是找来一个小木板,将吉米的尾巴按在板子上,手起刀落,斩断了它的小尾巴。一刹那,吉米痛的嗷嗷大叫,眼泪都流了下来。许多年以后,我还记得那一幕,为自己的愚蠢、粗暴、残忍感到无比的自责。
斩断尾巴后,小吉米痛的哇哇叫,到处乱串,我也慌了神,连忙找来家里备用的云南白药,想为它消炎止血,哪知它见我就躲闪,生怕我又来伤害它。围观的邻居中有人说,不要紧,过天把就好了。
我找来一个小纸盒,里面弄些草,旧棉絮之类的,放在墙角,供吉米在里面睡觉。吉米很乖,似乎懂得我的意思,怯怯的望着我,慢慢的走进去,躺到里面。
时间过得真快,不觉三个月过去了,吉米渐渐的长大了,高高的,精神抖擞,见到生人来家里,总是大声的狂叫不止,直至我呵斥,方才罢休。平时,它总是蹲在大门前,一双机警的眼睛,炯炯有神,四处游弋。每次我出去上班或有事,它总是跟着我赶路,一跟老远,赶都赶不回去。有时,还咬住我的裤子不放,一幅依依不舍的样子。每次回家,无论白天,还是夜晚,远远的,只要听到我的声音,它就欢快的,如离剑一般向我跑过来,到我面前后,倏地直起身子,前两支爪子搭在我的双肩上,居然用舌头在我的脸上舔来舔去,无比的亲热。尔后,就在前面活蹦乱跳跑回家。
吃饭的时候,吉米就在我的身边转来转去。有时,抬起头,歪着脸,望着我,一幅眼巴巴的想吃的样子,于是,我就把骨头呀,鱼头呀,以及一些菜扔给它,它津津有味的吃着,从不挑食。吃饱了,就到大门前躺下,眯起眼或打盹,或晒晒太阳,或与猫子、一群鸡子逗着玩,其乐融融。
那时,我们这个宿舍区老鼠特别多,夜深人静的时候,屋前屋后的老鼠,如跑兵荒,搅得人睡不好觉。不仅如此,老鼠弄不到吃的,就报复性的到处啃啮衣物、厨具等,非常的害人。我们家就养了一只猫,对付这些害人精。
这只猫刚捉来时,还是一只猫儿,也许没有断奶,想念它的娘,日夜哀叫,那一久,晚上倒是安静了许多。为了让猫儿安心,我每天早上到菜市场买些刚死的刁子鱼、鲫鱼之类的,交给母亲煮熟,作为猫子的专食。哪知,长期的养尊处优,猫儿居然不捉老鼠了。有时,白天看见老鼠跑过,居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严重失职。后来,老鼠也不怕猫子了,又开始猖獗起来。而这只懒猫,每天无所事事,还特别能吃,还没有到开饭的时候,总是围着下厨的母亲转,急不可耐,一幅馋相。
有一天早上起来,我发现厨房里有两只死老鼠,血肉模糊的,看样子是咬死的,但看伤口,不像是猫子咬的。正在这时,吉米跑到我的身边来,蹭来蹭去,看它的嘴边居然有一丝血迹,毫无疑问,是吉米咬死的。那时,别提我有多高兴了。我摸了摸吉米的头,说今天犒赏你什么?吉米就望着我,欢快的摆动着尾巴。都说狗咬耗子,多管闲事。但我们家的吉米,在猫子不管事的情况下,义无反顾的担负起抓捕老鼠的事,令我对这一过去的说法不以为然。
此事发生后,我们愈加喜欢吉米,开始冷落猫子,并且取消了它的每餐专供,没有了食物来源,它又矜持,不吃其它东西,饿得瘦里吧唧。每次吃饭的时候,就眼巴巴的望着我们,我们也不理睬它。
有一次,母亲刚把一盆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鲫鱼端上桌,哪晓得这个鬼猫子倏的一下窜上桌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叼了一条鲫鱼,然后飞奔而下。这一幕恰好被我看到,无比的愤怒,我疾步上前,抬起一脚,将这只该死的猫,一脚踢得老高,差点摔死,猫哀嚎着落荒而逃。
自此,吉米又多了一项职责,捉老鼠。这老鼠也是有灵性的动物,也怕死,居然安静了许久。
吉米越长越高,越来越威猛,非常讨人喜欢。不仅如此,它居然听得懂人话,还帮人干活。那年,家里喂养的一头猪,吃饱了,还在哼哼哼唧唧的,母亲在厨房忙,就喊我牵猪出去拉屎。我因在找一本书,迟了一会儿,当我到猪圈时,我惊奇得不得了。原来,吉米不知什么时候跑到猪圈,将墙壁上的猪绳弄下来,咬在嘴里,把猪往外用力的拉,这头猪大约100多斤重了,也配合,慢悠悠的,随着吉米朝外走。这个吉米不得了,简直通晓人性,就缺开口讲话了。
闲暇的时候,吉米喜欢到屋前屋后逛悠。有时,母亲到宿舍旁的菜园里锄地或种菜,吉米也跟着,一双眼睛机警的四处张望。有时遇到游荡的野狗来觅食,吉米便大声的吼叫,直至将野狗轰走。一时,附近的阿狗阿猫不敢近身。
吉米可谓我家的忠诚卫士,有一件事,记忆特别深。记得是一个寒夜,我们被吉米的怒吼声惊醒,附近的狗子也都叫起来了,一片犬吠声。我赶紧拉亮灯,当我披好衣服,来到后屋时,我大吃一惊,后门大开,原来是小偷把门撬开了,多亏吉米报警,也许是畏忌吉米,加之家里人都醒了,明灯照亮,那贼自然是跑了。
吉米一般不跑远,总是蹲在宿舍院子里。可有两天,我没有看见吉米了,十分着急,就问母亲,母亲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我曾沿着宿舍后小溪,田野以及附近的地方到处搜寻,也没有找到,非常的失落。第三天,吉米回来了,一只后腿瘸了,浑身脏兮兮的,两只眼睛无神的望着我,一时,我好心疼。问它,你到哪里去了?吉米依旧在我的裤子旁蹭来蹭去。我端来一盆清水,为它清洗,发现身上伤痕累累。很显然,被人追杀过。
我对它说,你以后再不要到处乱跑了……吉米似懂非懂的望着我,眼睛不时的巴眨着。
后来,我去省里参加培训学习,一个星期回家,不见吉米来迎接我,一丝不详闪过脑海。我曾发动朋友,四处找寻多日,终是没有找到吉米,想必已经不在人世了。
屈指算来,吉米在我家不到两年,就匆匆的离开了这个世界,不觉心痛。动物也有灵性,相处久了,也有感情。吉米的忠义、勇敢、聪明永远留在记忆里。那一刻,我在心底默默祈祷,愿吉米早日超生。
2020.9.17于容城
(图片来自网络)
《中国当代作家联盟》编委会文学顾问:匡文留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相裕亭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张克鹏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吴文茹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岩 波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陈 武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何 华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乐 冰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董 坚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韩 生 作家语文特级教师 杨志明 作家 英特华集团总裁法律顾问:宋维强英特华集团法务部部长 卢学华 哈尔滨十佳律师主 编:李培东(楚狂)副主编:孙永辉(溯草)副主编:白晨宁(白金)诗歌责编:王道海(逍遥)布占祥(老骥) 李 立(美纶)王 辉(王子)散文责编:李淑华(牵手)杨 杰(木槿) 管金鹏(蔚蓝)安凤娟(冷月)小说责编:尹淑英(绿地)张淑华(归鸿) 董立华(千里)付培金(夜风)图文责编:孙永辉(溯草)白晨宁(白金)电视台报道《时光的记忆》新书发布会暨李培东作品研讨会
(2018年当代作家联盟精选《时光的记忆》(2019年当代作家联盟精选《飞鸟的天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