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盘州·微刊】毕丽:卖甘蔗

「卖甘蔗」
毕丽
甘蔗其实是吃起来比较麻烦的一种水果,但是它也拥有着其他水果无以伦比的甜蜜,在我心里却有着别样的分量。
儿时,因家中兄妹多,生活开支大,仅靠父亲一人的工资常常是捉襟见拙,为了能给我们好一点的生活,勤劳的母亲从老家辗转到矿区生活后,因居住条件制约,不再做炒米生意。那时候,市场上水果品种并不像如今这般繁多,甘蔗是比较受大家喜爱的水果,尤其是在年节点,大家出门赶场总是要买起一捆带回家,或路上吃,或回家慢慢品尝。于是,母亲便随着三娘做起了甘蔗生意。
母亲对进甘蔗有着严格的要求。红甘蔗她是不卖的,因为它含水分低,渣多,口感较差。母亲进的一般都是果蔗;果蔗外皮呈青绿色,枝干粗茂,一根甘蔗被分成均匀递减的竹节状,越靠近根部的,果肉最是密实,也最为甜蜜。为保证甘蔗的新鲜,母亲不会一次进很多,她会根据销量分批次进货。为了尽快销售出去,母亲总是会将甘蔗放在人流量大和扎眼的地方销售,让喜欢吃甘蔗的顾客一眼就能看见它。
赶场是最适宜销售甘蔗的日子。为此,前一天晚上,母亲就会把需要的货准备好。货车往往来得很晚,我陪着母亲等货到,货车到后,司机在车上大声吆喝货主们下货;母亲就站在货车下接刚下车的甘蔗,一捆甘蔗大约五六十斤重,我想去接,母亲说:“你肩膀太嫩扛不动,去守着下完的甘蔗吧,别让人顺了去。”由于不是长期生意,母亲并没有租门面,农贸市场晚上虽然也有人值守,但也是货车陆续进出的时候,时常有人走动,母亲和三娘担心甘蔗丢失,于是我和堂妹两人便自告奋勇在农贸市场守甘蔗,市场纸箱里有许多未收集处理的苹果菱形包装袋,堂妹小我两岁,却甚是乖巧伶俐,手巧的她,能将这个包装袋变成许多有趣的形态,困了就将苹果的包装袋收集在一起,铺成简单的枕头,放在母亲给我们搭的简易床上,看着满天星辰,聊着天轮流睡去。
天刚蒙蒙亮,母亲就到场上把我们叫起来:“小丽,今天赶场,肯定会很忙,锅里熬了稀饭,你抓紧回家带弟弟妹妹们吃了,让他们自己在家写作业,就赶快来帮我。”
“好。”我迷迷糊糊睁开双眼和堂妹一起回了家,顶不住困意,又在床上赖了一会儿。可心里惦记着今天赶集,怕母亲忙不过来,又勉强打起精神爬了起来,顶着乱蓬蓬的头发囫囵喝了一口粥,叮嘱了一下弟妹便又出门了。
来到农贸市场,看见母亲正把甘蔗搬到一辆货车上,她和三娘一个在下面递,一个在上面接,准备把甘蔗运到另一个集市上去卖,我跟着上了车,看着一捆捆甘蔗,默默祈祷今天都能卖出去。
刚到的甘蔗新鲜多汁,母亲刚把甘蔗搬到路边就有顾客在问价格,我连忙上去解开绳子,帮助顾客挑选、称重、结账,母亲下完货付完运费后,便立即和我一起忙碌起来;母亲很懂销售,还会划开一节让顾客品尝,让顾客满意再购买,由于我们的甘蔗新鲜品相较好,下午三点不到,就卖得差不多了。
母亲在一边数着今天的进账,核算着除去本钱,还能有多少赢利,一边递给我一块钱说道:“对边那个大老伯卖的臭豆腐好吃得很,你拿去买一块吃。”
“妈,好吃的话我想吃两块。”
“好,那你就买两块吃吧”,见母亲如此大方,我欢喜地接过钱就朝着豆腐摊小跑过去,回过头,我看见母亲脸上堆满了满足的微笑,轻盈而美丽。
不一会儿,最后一根甘蔗也卖完了,母亲将秤和塑料袋收进背篓,揣着卖到的钱,说带我去买些日用品。逛着逛着,母亲在路边一个摊位停下了,一块粉色布匹吸引了她的目光,布匹上面印着白色的碎花,还有几抹浅绿色的草芽在花丛中摇曳,我知道这肯定是买给我做我念叨了几次的新被子的,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丝窃喜。老板殷勤地跟母亲介绍布料,母亲跟老板谈好价钱,算计了一下尺寸,老板熟练地拿起尺子进行测量后,将母亲需要的布剪下来叠好放入袋子中,母亲接过袋子再小心翼翼地放入背篓里。当母亲准备付钱的时候,发现她的钱包开了一口子,里面早已空空如也,那时候果蔗才五毛钱一斤,红甘蔗才能卖到三毛一斤,两百六十一块钱是母亲多日辛劳的成果。早就听说这个集市上小偷很多,母亲见钱丢失,顿时脸上没了血色,惊慌失措中只得转身在人群中寻找小偷的身影,可是茫茫人潮,小偷得手了,哪里还会在原地逗留。
我跟着母亲穿梭了几条街道,一无所获,最后只能抱着一丝希望就近去派出所报警。见到民警,母亲着急地描述着丢钱的经过和她的揣测,民警按例做了简单的询问后,便漫不经心的回复母亲到:“这久来报案的人多了,钱多半是找不到了,以后自己注意点,看好自己的包就行了。”警察说话如此直白,母亲也不便再多说什么,其实心里也早有找他们无济于事的准备,看着母亲失落的样子,我心里一紧,心疼母亲的那一刻,我从未如此自责,如此憎恨过小偷。
三娘掏出钱包欲借钱给我们,母亲谢绝了她的好意,原本要添置些生活用品的打算都落了空,回程我们徒步走回了家,一路上,母亲没有一句话,空气像是凝固一般,我想跟她说些什么,却又觉得语言苍白无用只好跟着沉默。回到家,母亲照常做饭收拾屋子,叮嘱我们早点睡觉,然后自己回到了卧室。我透过门缝,看见母亲失落地望着窗外,她的肩膀在不时地抖动,嘀嗒声落在缝纫机上,溅起细碎的落痕。我端了一杯热水给她送进去说道:“妈,别伤心了,小偷会有报应的,明天我再陪你去卖甘蔗,我们再把钱挣回来好了。”母亲见我进门,双手揉搓了一下双眼和脸庞说道:“没事儿,妈就是觉得自己挺无能的,今儿本想给你们买点衣服的,哎,快去睡吧。”我默默回了屋。过了一会儿,听到缝纫机响动的声音,缝纫机上,我看到了熟悉的粉色布料,那些美丽的花儿还在机子上穿梭着,可是心里的那一丝窃喜早已变成了无边的自责和懊恼,那晚,我被一句叫“如果不是因为我要新被套,母亲的钱也不会被偷”的紧箍咒念得头疼欲裂,不知何时才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发现床头放着叠得平平整整的新被套,被套和床单的四边都镶嵌上一道荷叶边,我抚摸着荷叶婉转的曲线,眼泪唰地掉了下来。屋子里转了一圈不见母亲的身影,我知道母亲肯定又出门了,简单吃了碗面条过后,我也去了菜市场。只见司机师傅一捆捆地将甘蔗顺下车,母亲在车下面用力地接着,我赶紧跑上去跟着接应,母亲见我便问道:“吃过早餐了么?”“吃过了。”我回道。母亲接着说:“哦,这个你接不住,你把绳子解开,少少地把甘蔗都顺到我们往天摆放的地方就行了。”
母亲付了运费笑着向司机师傅道谢,仿佛昨天的事儿从未发生过一般,我想对母亲说什么,母亲像似看穿了我的心思,她慢悠悠地说到:“你看,天一亮,太阳还不是一样升起,日子还得过呀,我们还差着昨天的货钱,对了,还有你三娘帮忙付的布钱嘞,赶紧干活了。”
“好!”我干脆地答到。抬头,太阳果然在天边伸出半个脑袋,那样耀眼,那样明媚,那样可爱。趁空闲,我又拾起一根甘蔗,当齿缝与甘蔗燃出甜蜜的火花,那甜蜜似涓涓细流汇聚我心底,连同那个粉色被套陪伴我度过许多温暖的岁月……
作者简介:毕丽,女,中共党员,“文运盘州”文学沙龙成员,就职于贵州盘江精煤股份公司山脚树矿。工作之余喜欢唱歌、阅读、写作,喜欢在文字里寻觅温暖,感悟生活真谛,偶有作品散见于报刊。
作者毕丽
– END –
主办:“文运盘州”文学沙龙
编辑:李廷华 卓美 李茂 罗丹
图片:来自网络

贵州盘龙酒业有限公司
酿造健康好酒 传播凉都文化

沙淤云上森林农场
专注文化品质 享受休闲生活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