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出新/府谷话中“正话反说”的应用与意义

请点击上面蓝字“府谷文化”关注我哟!
(杨座山书)
府谷话中“正话反说”的
应用与意义
陈出新/文
府谷话之所以表义深刻与丰富,难得它在对“字”与“词”的灵活应用与改造,如对“字”的重叠与儿化,从而成功将单纯的“字”改变向“词”的广度与深处转变,活生生将一生硬的“字”属发展成为一个情感化、准确化的带有“词语”属性的完整表达。像“款”字,单纯为宽也,如“款款”就从容深情得多,再“款款儿”那就用情毕露,铭刻于心的多得不能再说。“我款款儿间在她头上略了一下,她就不宜我了。”“那敢是人家看上你了哇,谁让你胡撩人了。”无形中,诸如此类对单音字的改造叠加加儿化不知为人们口语的表达增添多少个精辟又精彩的词语句式。
“字”的加工改造是如此,我最近发现,府谷人的交流中以一些词的正面反用,同样起到十分简捷、击中要害又十分灵便还中听中肯的作用。如“无聊”一词在文化发达的城市与彰文显学的专家教授那里,顶大也是“无聊”时用作“无聊”一下,完了。而府谷人在真正“无聊”时不一定用“无聊”表达,他会用另一种词语方式来表达“无聊”:“没作的哇,走,去(ke)寡妇家巷抟(tuan)一阵些,要不去光棍三老汉那儿打给阵儿平伙哇。”反正当城里人或读书先生用“无聊”也只有“无聊”一词可用时,府谷人表达“无聊”的思路与句式很多,只有在极个别情况下才会用到“无聊”这样“无聊”的单调表述。反倒是在文人学者万没想到的绝险处,府谷人用一个“无聊”将绝无任何可聊的节外生枝的绝险行为以及其心理活动,描写得生动活泼,灵巧百意。多少年过去,让人玩味足够,兴趣妖娆。
“无聊”用法的预想不到却效果绝佳如母亲嫌孩子上墙揭瓦,生事戳怪,一般会指教道:“你可无聊不下了,上那崖上做甚格了。那上有你大大了,还是有你妈妈了。哪一天把那根二羊棒腿跌断,看你个嬲牙货再上格呀不了。”真是骂之痛切,爱之深沉。还比如,男人爱喝酒,结果,喝多了回来骑摩托失在电杆上,把头蛋骨打开了大旮旯,县医院抢救后又到“西京医院”做开颅手术,钱借遍也凑不够。媳妇气得开骂了:你把你大那头可挣了两个死蔫钱,无聊不下了?这日儿这个叫喝酒,明儿那个叫喝酒,这回儿你给娘娘再喝,连你大那脑筋仁子也喝出来了,再喝?活圪泡!府谷人认为,只有当人“无聊”不下时才容易戳怪。仅仅因为无事可干,安分守己,不懒不动那不叫“无聊”。“无聊”必须跑出圈外,出格出事才能称得上“无聊”。可见,“无聊”是非“无聊”下的极端表现,后果也是九死一生的惊天动地才行。由此可知,府谷人在状物品事琢情方面表现出惊人才华。同样是中华妙文好词,他们在应用时能另生别骨地加工改造,即学即用还准确生动地让人佩服惊诧。此即正如同样是十八般兵器,府谷人抟握在手,总要套路出多种花样,致胜于敌自然不落俗套,胜券在握。
类似的“正话反说”,我今天重点介绍几个词如:出落,出息,修整,修理等。这些词的意义在正规文乡章镇的文人学士的理解中,没出意外地一等一的正面字意,再不会有任何差池的节外生枝。啊呀,我那妞妞长大了,出落成一个大美女了。啊呀,小伙子这下出息了,再不用你妈给人家饭店洗碗了。啊呀,这小子这一响又活洒不下了,得好好儿修理一下呀。对待这些个意思明确的词,府谷人是正面也用,大部分时间,他们认为“正话反说”“正面反用”效果才得劲,对味。表达起来不是一般地贴切带劲,而是泰大过瘾的那种解馋,秉服与生龙活虎。如孩子不听话,不好好学习不说,还成天生事惹灾,老师给家长打电话,那腔调比逮住小偷还蔑视地难听。孩子爸实在难以忍守,就气不过把孩子狠狠揍一顿。“唉,二夒不听话,这日儿他爸压在地下给结实地出落(luo)了一顿。”这是孩子妈给孩子二姨打电话时语气,二姨一听,仿佛能感受到大姐两眼淌满了稀泪。“出落”本来是个可喜可贺的正面好词,经府谷人将读平声的“出落”念成去声的“出落(luo)”,意思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由名词的形容词性质就变为动词的“猛揍”了一顿。等于说是在原本并不生动的基础上,生硬灵巧出另一意思相反的新境界,而且,所用字词还既熟悉又惯于理解地亲切。同样地如“邻家那个灰货,成天混上些烂小子,一天间往瓜地跑。瓜本不熟,吃又吃不成,光是个害。这日儿可叫我把苟的提留住,美美地出息了一顿,吓得苟的直喊:大爷,我再也不敢了。你千万不要给我大告给,我向你保证,再谁要来你家地踏个脚踪印子,就是他妈卖裤衩。行了吧!”
这里的“出落”“出息”的应用,从意思到词性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意思由原来的向好变为现在的没出息,出落到了倒流。而词性也是由原来的形容词性质的名词,一变而为动词,从主语或宾语摇身成为谓语。无疑地这一转变不仅多出了一个致胜的法宝,还在表义上不知将精彩提振了多少倍。不过,归根结底总还是没有脱离了“字”义和“词”义。不管动词“出落”“出息”多狠多怒,最终的目的仍是让孩子或大人能变回名词性质的“出落”或有“出息”。
府谷话中的“正话反说”“正面反用”还有如“巴结”。“巴结”本来是下对上的一种奉称,迎合与鄙己尊人。但是,府谷人将那些不守规则,拧眉掉夹捣蛋之辈,不听大人话,人说东他偏往西的要命愚顽、少不更事的祸种,往往在教训时会指责其“你倒怎来了,这也不行,那也没味,可倒巴结不下了。再要不听人说,胡倡八九,你小心祖爷爷收拾你着。再不行,你看哪里好就滚你妈的蛋吧,愿成龙变虎随便,省得一天在老爷面前惹眼轰轰。”意思是,能将你当人看就当人看,实在巴结不成,就不把人当人看了,你愿意怎个瞎混爱蹓跶随便。
总之,府谷人口语中这种对“字、词”的创造型应用在整个汉语地区实属罕见。无疑,它对我们汉语语言的发展壮大与丰富多彩是贡献多多,意义重大。故而研究与发扬府谷话中的精华与经典就成为语言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和担当,我愿为此付出努力与心血,也希望大家同仁一起加入到其中来,共同发力将府谷方言这块瑰宝发掘利用保护好,于祖宗长光,于后辈受益,于祖国的光彩照人添砖砌瓦,发挥自己绵薄之力。
2021年1月3日渭南山榆居次
 作者简介 
陈出新,府谷清水人。1982年7月毕业于陕师大中文系。先后执教“榆林学院”“渭南师院”。作品发表于报章、杂志百余篇,内容多为文学类,文化类以及文学评论,方言研究,历史、考古、文明史等。◆◆◆ ◆◆
【投稿说明】
投稿请发邮件至:
673025193@qq.com
微信投稿:
13227921162
爱府谷,爱文化,爱生活,
欢迎投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