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烛为谁燃(红烛燃香 为君赋华裳|梦若安然)

红烛为谁燃

声    明:文章已经作者授权同意,转载务必注明出自文教织金公众号(jmgyzy)。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留言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更正或删除相关内容。)
红烛燃香  为君赋华裳
◆梦若安然

    风过细柳,雨过荷塘,一卷夏日的凉风,轻抚了多少岁月的荒凉。遍洒芬芳的洋槐树上,一只名唤少年的夏蝉在暖阳下渐变着青春的模样,我栖于光阴的一隅,觅得时光的偏爱,支起案牍,翻开一笺素绢,手握狼毫却怎么也下不了笔,你斟了一杯清茶,一卷墨香,从此便有了生命。
    多少光阴在时光的沙漏里隐去了浮世的清欢,多少落寞的文字经岁月的雕琢却愈加熠熠生辉。灵动的字符仿佛时光的使者,记录着点滴的美好,镌刻下墨染的馨香。就像那一年的遇见,毫无征兆,却又与时光如此相得益彰,一如青春故事里最浪漫的篇章:一月你还没有出现,二月你睡在隔壁,三月下起了大雨,四月里遍地蔷薇,五月我们对面坐着,犹如梦中;就这样到了六月,六月里青草盛开,处处芬芳;七月悲喜交加,麦浪翻滚连同草地直到天涯。八月里我是瓶中的水,你是青天的云;九月和十月,是两只眼睛,装满了大海,你在海上,我在海下;十一月尚未到来,透过它的窗口,我望见了十二月,十二月大雪弥漫……你忽然的出现,如岁月的沉香,在我今后的岁月里袅娜成行。

从未幻想过有朝一日会与你红袖添香,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可以与你并肩看斜阳。只记得,那是个七月海棠花盛开的时节,我在冗长的假期里觅得一份象牙塔的兼职,你从北方远航归来,仿佛经年的遇见,从此误了终生、错了流年。都说人世间最美的遇见就是“哦,原来你也在这里”。其实,真正美丽的遇见应该比童话故事的预言更浅显。此后,南风吹动风铃的日子,唯有轻轻道一句: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时光经不起考验,你却在岁月的打磨中愈加让人心疼,你从不轻易对我发脾气,于你而言,只要我笑着就是每天最开心的事,而我却肆无忌惮挥霍你的好脾气。我为很多人赋词写诗书文,却未曾为你留过墨香,你依旧不恼,低眉轻点我的文墨。是心照不宣的纵容,亦是捧在掌心的不忍错过,今夕何夕,有你,便是惊喜。往去的岁月已然成昨,往后的岁月,我只能于山长水阔的日子里,念你一粥一饭的缱绻,敬你一进一退的忖度,温婉淑静的陪你看大漠孤烟、品塞外江雪、览楼兰古漠……
       清风已入夜,弦月映苍穹,案上的慕斯蛋糕早已在你温情的目光中融化,花笺上的墨染,亦浸出了一笔笔棱角分明的画廊。未来,丰盈着一道镌刻梦想的光,我掌心的纹路积淀着虔诚的过往,是你用双手为我打开世界之窗,让我在异乡的狂野,一阙词章便能融化夏日的枯槁。如若往后的岁月不能倾心相待,我会随时提醒自己:将青涩往事煮成一杯茶,和着清风朗月,温暖入喉。从今以后,我是你清清浅浅的岁月,你是我平平仄仄的流年诗歌:左一笔,水墨青花;右一笔,锦瑟年华。   此刻,漫步于我们相识的地方,蔷薇借着晚风为我捎来缕缕馨香,那是我们缘定三生时你亲手为我栽种的花藤,如今已繁花锦簇……
– EN

作 者 风 采
梦若安然,原名张弘,贵州黔南人,现居织金,贵州省普通话水平测试员。喜欢用文字记录心情,希望自己的语言能够温暖一些人。文如其人,质朴简单,上善若水。有诗歌、散文、小说、论文、新闻稿件等作品近200篇,散见于省内外各级报刊、杂志和微信公众平台。

红烛为谁燃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