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是星期几(?何为姐妹——写给我亲爱的Thu艺体队姐妹们【纪念青年节】)

thu是星期几

     Thu110周年的校庆演出已过去快一个礼拜,屡屡提笔想要记录一二,却不自主地被或澎湃或细微的情绪感染,许久不能成文。但我也早觉得有写一些东西的必要了,感受可能是基于个人的,但大抵也有某些记录的作用。时值五四青年节,可以此文为念。晚会大合影“我们”在哪里     自2013年进入THU艺术体操代表队,已经有整整8年了,实际在队的有效训练时间约4.5年吧。这些年曾眼见各种各样的可爱的姑娘们进出队伍,也一起参与到大大小小比赛和演出中。年岁渐长,在集体中能被感动的时刻却越来越多,容易被感动,容易看见那些细微的温暖而红了眼圈。可能我心眼小,所以看见美好的爱和温暖,就被装满了。希望自己的内心不曾被岁月洗练过,能更加理解和宽容。回顾110周年的校庆演出,感谢无数次走台、排练和各种不经意的相处让我重新开始思考何为“姐妹”。姐妹
      诚然,不同于亲生姐妹之间的血缘关联,我们也可以理解、信任、欣赏、包容。那些打动人心的点滴并非是被刻意要求的宽容和相互成全,而是自然而发、随心所动的涌现。是不自知的,下意识的流动,是我们不同个体,众多意识的交汇和碰撞。在110年校庆宏大的叙事角度下,姐妹之间的付出、包容和牺牲,的确与寻常所说的功利主义导向的个体本位和个人主义有别。更接近于康德的“道义论”所强调追求道德完善、具有“道德人性”的人的主动选择。所以,这些感动人心的细节皆源自于每个个体的主观选择。如毛姆在其《作家笔记》中所说:“那些为了社会而活、为社会工作的人,自然要求得到社会的认可。但一个为自己而活的人就不指望社会认同,也不受其影响。”值得注意的是,当大家彼此成全,相互担当的某些刹那,那些主动的选择让道德人性超越本身的个体界限,在这个繁忙的时代,尤其难得。训练学习两手抓的姐妹们
      整个校庆期间,我们有两个重要的任务,一个是“校庆110周年的晚会”,另一个是“马约翰杯运动会开幕式”。参加校庆表演的10个姐妹中有8人两个节目都参与,这些姐妹无疑要牺牲掉大量的休息时间,还踩着期中考的时间点。而我自己,正在最焦头烂额的博士论文写作过程中。咬咬牙,还是想坚持下,在毕业前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集体的魅力和感染力都是超群的,特别是放之于宏大的历史叙事中。我们无疑是众多而微渺的存在,若恒河沙数,仅整个校庆晚会除去幕后台前的演员嘉宾,还有不计其数隐身幕后的志愿者、工作人员、带队老师……
那些棚里棚外的欢乐时光
      我可爱的姐妹们,每个人都是一个有趣的故事。佳佳在自己的回忆推文中记述了她所见的那些美好(请戳校庆 | 写给我最最亲爱的艺体队),而这里我赘述几笔,补充一点别的故事。第一次让我深刻意识到姐妹们总在看不见的地方做功课,近似于“于无声处听惊雷”的是雅倩。雅倩参加了两场演出,任务较重,而且还面临一门重要的期中考,但每次总第一个出现在为演出临时搭建的帐棚中。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她都可以打开电脑,刷题、看材料,安安静静,与世无争。仿若在什么地方,什么环境都不那么重要,只有把自己的事情做到极致才是最重要的。有一晚训练间隙,偶然发现她不在位置上温书,纳闷之间出棚,发现她正在跟自己的弟弟打电话,言语之间尽是宠溺,眉眼之间全是温柔。做姐姐的雅倩和赛场上认真执着、追求卓越的雅倩一刹那重叠起来,无比丰满,更让我看清了她小小的身躯下蕴藏的无穷能力。向右可解锁藏在彩带后拍毕业照的雅倩
       新队员馨蕊,寻常是温柔安静的存在,有诗云“薄妆浅黛亦风流,见人羞涩却回头”的娇羞,好像是身边那种不刻意倾听就听不到她声音的朋友。一次彩排后,一起在听涛园吃完饭,走回综体训练的途中,正好经过小红楼后西南联大纪念碑旁的牡丹园。春倦夏初,牡丹花刚刚开苞,花前日下,小馨蕊却跟我说她很焦虑,焦虑什么呢?距离正式演出还有10天了,她担心自己减重不了10斤,不能更完美的上镜,说着说着馨蕊的眼圈都红了。那个瞬间,蓦然意识到对于自我要求高的队友们而言,“体重控制”不仅是一种鞭策,某些时候还是一种压力。但无论多大的压力,多数时候只能默默承受。这也许是需要经年保持的习惯,但对于艺术体操姑娘们而言还是一种对自我的要求,且并不仅关注自我本身。因为可能我们不一定有什么非凡的天才,但有坚韧的性格,它多多少少弥补我们其他的不足。许多年后,可能我还能记得可爱的馨蕊默默坚持,跟自己较真的那个样子,也是可爱娇羞的少女在牡丹花旁不断自我鞭策的初夏心事。
永远温柔而笃定的小天使馨蕊
       艺术体操姐妹们,无疑是美的。将柏拉图“形”论与亚里士多德所强调的“写实主义”与“理想主义”概念的重叠,只有真实存在于完美、理想的形式之中,这样的形式才是美的化身。一眼看去,随处是“硕人其颀”的姐妹,譬如副队长佳佳。她身上没有什么架子,让人感受到的是一种不温不火的温柔,恰到好处的独立。手长腿长的样子总让我想起曾经的队长晶晶,她们都拥有形体上的完美。诸位姐妹的美之于我不仅是理想的,更是真实的,有温度的。几次训练后的“陪饭”(我吃她看着),我们从排练感想聊到了如何做课堂发言、文献检索、专业选择,还探索了一部分人生的终极问题,我看到了形体完美之下的真实心灵。也能理解为什么训练的时候,这个姑娘可以对自己的形体要求那么“狠”,也理解她对于内在“优秀”和外在“幸福”的一部分定义,这是一种内外皆不断趋近于理想的状态。      可贵的是,这美而不自知的可人儿还乐于奉献和牺牲,晚会正式演出前一晚,她抽到了演员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因为各种不可控原因没能登上晚会舞台的队友微微,圆了微微的一个愿望。正式演出当晚,她带了单反,开始利用休息时间帮整个《奔跑吧,清华》节目的同学们拍候场花絮,记录下众多宝贵的片刻。演出结束后,甚至不忘给拿着中提琴候场的队友巧艺来张美丽的特写。我深深的记得她帮我拍那瓶110周年纪念用水的表情,嘴上说着嫌弃“啊,这水好多你确定要拍吗?”但手上一点没放慢,不停的按下快门调整角度。有一说一,美人认真的样子比什么都好看。而这瓶水五一期间在我的行李箱中,陪我南下回家。大合影的时候,我发现我一只手里是佳佳,一只手心里握着雅倩。姐妹真好。有的人美且不自知,手脚最修长
      哦,关于有趣,真正的有趣并不是短暂的欢愉和欣喜,而是在寻常无奇的生命中发现意想不到的温柔。有趣的人不过是在做自己,她们表现事物的方式是自己觉得最正常、最自然、最显而易见的。姐妹们总有众多有趣想法,时时还有各种饱满而有趣的创举。可爱的雪,值得说的温柔也许太多了。比如毫无怨意言笑晏晏地帮拿了无数次的圈、鞋、礼物……喜欢陪伴落单的小伙伴,包括每次彩排完拖着疲惫的身躯陪伴我回家路上从紫操到东北门的那段路程……强行剜一两勺我的冰激凌放到她和小葛的芋圆里面……鹿跳可以衔环,标准到直接cos两操比赛的logo……喜欢妆造自由,演出当晚带着我一起给大家做亮闪闪的珍珠妆面……   这种有趣是天然的灵活,从内到外的自由,像一条美人鱼,于是出现了名摄影作品《我可以用车厘子钓美人鱼》。请欣赏绝世名画《我可以用车厘子钓美人鱼》      雪身上有一种气质,是我所欣赏的两位艺术家气质的混合体,一位是加拿大裔美国现代抽象主义和极简主义画家Agnes Martin,一位是先锋派舞蹈家谢欣。Agnes是平静与分裂中的纯粹极简,不断地在绘画中自我寻找和自我觉知,所追求的是艺术本身。而谢欣身上的气质有一种近似于中性的“地母”的力量,是母亲的但是更刚健,是包容的但是更自由,时时的游离却也时时地拥抱人群。巧合的是,这两种气质,雪身上都有,所以可以看到一个安静的纯粹的雪,一个包容的游离的雪。演出后,看着她把我的半脚尖鞋当作礼赞校庆的花瓣扔到半空,毫不奇怪之余还蛮佩服这不按规矩创造的艺术生命力。最喜欢她拿着可爱的小国旗和校旗在紫操舞台一侧疯狂起舞的模样。最后在合唱校歌的时候,她开心得像个天真的傻孩子。感谢摄影队小姐姐帮我们记录下那宝贵的一刻,开心微笑的雪,像极了每一个内心为110周年的母校自豪骄傲的我们。雪
      独立,这个词我想用来形容姐妹们再恰当不过。譬如除了业务过硬外,还可以普及什么是“school smart”什么是“street smart”的优秀赖赖。在帐篷里听赖赖聊北美留学圈的种种故事也是很少女时代了。赖赖是对艺术体操有深深热爱的女生,青年时代被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混合洗礼的精英文化所培养。细细思量,她独立有格局且有一种尤为可贵的洒脱。经常一起训练和彩排的结果就是慢慢发现她像是一座宝藏。一次在综体彩排后休息时,她跟我聊起少年时代的故事,价值观念的形成,对家人的理解与守护,言语之间是满溢而出的温柔和笃定。我们聊及理想,清晰的发现可能并不是追求那些唾手可及的理想,而是对于理性的决断力,自身欲望的察觉,对于人生遗憾的接纳的一种反向追求。这种反向的能力,是思辨也是独立。思来想去,那种独立不等同于“遗世独立”,而是熠熠生辉的同时还能关照他人。校庆期间曾抽出不那么忙的半天帮她记录跟苏世民书院之间的美好记忆,看她穿着汉服做艺术体操动作也是另一种享受。            赖赖是端庄中带着娇媚的姑娘,像极了《有女同车》中“颜如舜华”的样子。明眸皓齿的坦荡,让我忍不住一边按下快门一边笑着说“你上辈子肯定是个贵妃”。她身上的独立,像是与生俱来的自信和坦荡的混合体。世间自信的女子很多,而自信且坦荡的女子却也少见,这种坦荡比简单的潇洒多了一些责任和担当,所以贵妃同学并没有在训练场上放过我们任何一个动作死角。甚至于我们在化妆的间隙,我可以听见她在跟小伙伴做全英的小组讨论,而她听见我在旁边打电话问师兄要论文材料。记得25日晚上临上场前赖赖送给我一支发簪,她知道我在心疼给她之前做妆造时废掉的那朵用创汇时期老料器所制的大红芍药花簪,她默默买了一支粉晶的玉簪花给我,拿到的时刻是被“宠爱”的感觉。但我明白被感动的自己并不是在意簪子本身,而是她能读懂别人所在乎的意义,她在理解和看见他人,这样的惊喜自然让人“怦然心动”。她提到我们这代人所缺乏的集体主义精神和无信仰的个人主义情怀的抵牾,这样的思考特别激发出我想跳出自我,想要找几天只在乎他人,不在乎自己的渴望。谢谢你,赖赖,请坚持你所有的坚持和美好。优秀赖赖=百变娇娃
      姐妹们在一起的交往,很多时候是糖水一般的甜和天真。作为年龄最小的小葛,刚入队,完全是新手小白,但自信且坚定。只要目光所及,小葛在训练场和候场区的时候除了在学习就是在压腿,或者在压腿的路上。小葛是南方妹子的爽朗和利索,做什么事情第一句话是“姐姐,……好不好呢?”软糯甜甜的声音特别能够感染人,所以你时不时能听到“走,合音乐去”“走,压腿去”“走,干饭去”。感谢小葛帮我领票,为了满足我一个即将毕业的老人想要集齐“炫彩”“脚踏实地”“日新”三款校庆鞋的愿望,以及对帮她妆造的感谢,她送给我自己掏腰包买的那双“日新”。听她说把自己那双鞋让我的时候,觉得最宝贵的根本不是什么“绝世名鞋”,而是少女金子般的心呐。她以为能有两双,结果志愿服务得到的还是“脚踏实地”,真是要求够“脚踏实地”呀……加油,可爱的五岁Green!我的作品小仙女Green
      还记得无意之中和队长小湉圆制造的浪漫,那天去拍校庆证书照片,路过小湉圆宿舍楼下,她说借我粉底液和口红,是直接从宿舍(虽然就在一层)阳台扔下来给我的,有被浪漫到。em……看这个下笔的表情,因为她说“早就想这样干了”。这个小可爱身上有异乎寻常的活力和正义感,校园马拉松跑了两届,小马杯差点就个人三项全能了。每次开始训练,一碰到圈,碰到任一器械都会非常严格。临上场说“大家不要紧张,放轻松”然后自己走出户外开始吭哧、吭哧“旋转跳跃”。她心里的小宇宙是什么样的呢?我每次看到的时候总想抱抱软萌的她,古灵精怪,给你惊喜无限,又永远一本正经。甜甜的小湉圆啊,你可要知道啊,每次基训上凳子压胯的时候你可比雨颀数得慢得多呢。优秀的湉圆小仙女=永远是别人家的小孩
       可爱的秋缘每次的都很认真数拍子、抠节奏,时刻纠正着我们不够整齐的动作。确认过一万遍,是细心严谨而且低调的实力派,还是可爱的Elsa真人。内秀美丽的若蕾,总是安安静静忙碌自己的事情,永远气定神闲。这学期训练还见到了依旧要求自己严苛,丝毫没有退功的雨颀宝宝,经历千帆仍然勇敢坚强的微微,还有即将要毕业的汤汤和贺茗。大家聊起毕业论文仿佛都在面对人生旅途中那篇干旱评级、地形险恶的荒野,共性是一致的,痛苦是相似的,过程是差不多的,毕竟只有咬牙跨过去才能跨入活生生的现实世界。所幸,无论如何都没有人轻言放弃。姐妹们,加油!那些努力的爱与美
      我感谢我亲爱的队友娄晶晶,还在读本科的时候便由衷地欣赏她抛接带的优雅专注,欣赏她跟体操圈稳定和谐的契合状态。而如果没有她的鼓励,可能很难鼓励自己进队训练,毕竟女神周老师的要求是“没有专业队的基础,也要有专业队训练的刻苦”。晶晶作为入队那年的队长,以及当时的技术担当,给过我许多温暖和帮助,虽然话不多,但她总是一次次用姿态的优雅和动作的规范感染身边的人,自己加练的时候不忘让当时的我在身后跟练,把身陷书堆和琐事的我拉到综体。现在想,如若没有熬过那段时光,也许根本不可能有现在依旧要求自己时刻保持体重,随时能够进入训练的状态。跟晶晶认识的时间很长,因同一个挚友而相识,一路走来,见证了彼此的成长,面对困境的挣扎,以及永不放弃的坚持。用叶芝的诗来说就是见证“随时间而来的真理”,有些相交注定可以超越青春的谎言,死亡和孤独,而拥抱灵魂的丰富及平静。            这种真正的相知相交总让人想起还有许多在队里会反复被提及的名字:辛爽、佳琪、紫瞱、思溦、佩霜……她们每一个人身上都装满爱和勇气的故事,每个人都有为彼此让步、妥协、成全的瞬间。
美人晶
      最后,特别感谢不断培养、不放弃训练、不间断教诲我们的大姐姐,我们最亲爱、敬爱、优秀、杰出的教练周小箐老师,我们挚爱的女神!没有周老师的陪伴和这些多年对艺术体操队的建设、发展的辛苦付出,也就没有今天的我们。(后续有专文和专诗写给周老师,先请欣赏女神在国家队时期参加各种比赛和成套美照)艺术体操“缪斯”——小菁老师
       啰啰嗦嗦,七零八碎。也许这既不像是一篇合格的散文,也不是完全白开水的流水账。可能是时光的沉淀太深,而彤管太羸弱。所以请原谅我拙劣的笔触记录不了那些让人心神感动的瞬间。几次易稿,依旧不能在宏观叙事之下关照所有的细节,但却不忍割舍那些琐碎的看上去没那么有意义的瞬间。看上去,人世间有很多东西和话语都是“无意义”的。如美国心理学家、存在主义心理治疗学者Irvin Yalom(欧文·亚隆)所研究的生命的终极意义是“死亡、孤独、无意义和自由”一样,而正是因为这些看上去“无意义”的且只存于一瞬的感动、温情和美好,我们有限的生命才有更加辽阔的边际。
      毕竟,在宏大的历史叙事中,我们都只是这个集体的一部分,但是我们为了校庆这场演出,可以没有任何计较,这是超越个人主义的情怀。个人主义必然不能脱离集体所给予的帮助,但若并不以个人主义之名而通过集体获利,却是一种赤忱和光明。            存在主义和女性主义第二浪潮的重要弄潮人波伏瓦在《皮洛士与息涅阿斯》中写道:“每个人都必须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但只有一部分人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位置。人类的处境是模棱两可的:我们既是主体又是客体。作为客体,你的世界被他人施加的约束所限制。作为主体,你的行为不仅实现了个人自由,还在世界上为他人创造了新的条件。”若能抛弃动物性地追逐个人幸福和个体利益的人,才是能拥有充满理性与爱心生活的人,我想这些人必然可以见到我笔下类似的光景。在某种程度上摒弃自我,可能意味着创造,而创造是可以不用停下脚步的,不断地创造也意味着审美不会变得狭隘和偏激,新世界的明亮和风景自然会源源不断涌现出来。            不记得是谁说过类似的句子,无论人的活动范围如何狭窄——无论是苏格拉底或善良无名的献身性的老人、耶稣、妇女、青年——总之,倘若能舍弃动物性的个人幸福且为了他人的幸福而生存,则这个人在现在的生活中已经开始进入对世界的新关系的思考。因为,分内之事,举手之劳都并不值得夸耀,可能是赋予自身的责任,就像是手脏时要洗一样理所应当。古人所谓的“为而不恃”“直而不肆”“光而不耀”的智慧,让我想起叶嘉莹先生所言“以无声之觉悟,为有生之事业”,就像是关于抵达的文学作品,往往最深刻的结果是不抵达。因为,永远在抵达的路上,永远在趋近的途中。我每一位可爱的艺体姐妹们,也许都在思考这样的问题,这是为什么我们在无数客体之间选择成为有创造力的主体,相信这才是我们作为人生的事业的目标之一。              姐妹们,祝我们青年节快乐!文:论文中的云安君
图:各位姐妹们及摄影队的小姐姐

thu是星期几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