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悲白头翁(代悲白头翁)

代悲白头翁
《代悲白头翁》是唐代刘希夷的诗。诗很长,但是里面那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应该还是知名度很高的吧。
 
为什么突然想起了这首诗呢?
 

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
洛阳女儿惜颜色,行逢落花长叹息。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
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

 
昨天得知高中英语老师的消息,他病得很重很重。内心中无论如何觉得难以相信,因为脑海里留下的始终是那个意气风发的样子。
还清楚记得他刚开始带我们班,凭名字认为我必然是个男生,引得全班哄堂大笑。他知识渊博,发音标准,耐心细致,见解独到。当年课堂上,完全可以说是,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怎么说病就病,说老就老了呢?
 

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寄言全盛红颜子,应怜半死白头翁。
此翁白头真可怜,伊昔红颜美少年。

 
很久以来,就这么低着头向前走,好像也没有闲暇停下来看一看,想一想。这猛一回首,就是二十多年。思绪生生被拽回了高中。
沿着最大的那条路,再穿过诞生过两个帝王的小巷子,就到了。朗朗的读书声,总共没几道菜的食堂,停电了淡定点上蜡烛继续考试的教室,宿舍里荧光闪闪的应急灯,尖利的起床哨和尘土飞扬的操场。。。
当年,我们那自以为最困难的三年,其实是多么简单。我们自以为苦闷的日子,其实是多么幸福。我们自以为青涩的模样,其实是多么美丽帅气。那时候,我们还小,他们也还未老,真好。
 

公子王孙芳树下,清歌妙舞落花前。
光禄池台文锦绣,将军楼阁画神仙。
一朝卧病无相识,三春行乐在谁边?
宛转蛾眉能几时?须臾鹤发乱如丝。
但看古来歌舞地,唯有黄昏鸟雀悲。

 
说起来,人世间谁也敌不过的,就是时光。它终究会抹掉所有风流倜傥,磨平所有踌躇满志,众生平等无一例外。
 
不,不,也用不着悲伤。每一个现在,都曾是未来;每一个未来,都来自现在。

代悲白头翁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