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人物传说 | 西丰村(原西荒村)的武术名人郭起清

西丰村(原西荒村)的武术名人郭起清
我说的是实实在在,绝不是望风捕影的事,是我师父亲身经历并亲口对我所说的事情——
解放前,林州有个武术之乡叫西荒村。西荒村有个武术世家的传人叫郭起凊。
郭起清的父亲为了把武术传承下去,对郭起清严加训练。每逢上地里干活儿,他父亲背开农工家具,早早的就走了。他父亲走到墙拐角的地方或者岸拐弯的地方藏起来,等郭起清到来。等郭起清走到拐角的地方,他父亲拿锄把或者钦把出其不意的猛剌过去,只要郭起清被剌中了,不管早起、中午、黑来这一顿饭是绝对不让郭起清吃的。俗话说:严师出高徒。在郭老父亲严格训练下,郭起清的内外功夫都登峰造级,身轻如燕,功夫一流。他在西荒传教武艺的大徒弟郭在田功夫最高,老称一百二十斤的样刀,郭在田弯腰单手抓刀从头顶就能扔到背后去。(新称十六两一斤老称二十四兩一斤算起来可能新称是一百八十个)
名师才能出高徒。郭老成为远近闻名的武术教练,本领越来越强、名望越来越大。他曾被镖局聘请为保镖头领,从河南保镖到山东济南,走到山东菏泽一座寿庙前,镖队人困马乏,就停在寿庙前打盹歇脚,镖队刚刚停下,就看见从前面过来一个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汉,粗声粗气的问:“哪里的,头领是谁?”
队员说:“镖局是河北的,头领是林县的郭老师。”
大汉一听是林县的郭老师,马上来了精神,两眼一瞪,问道:“是林县西荒村的郭起清吗?”队员说是。
大汉说快领我见识见识。郭老一听有人要见自已,马上来到大汉面前拱手施礼相见,大汉说:“听说郭老师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内外功夫更是了得,我想向郭老师讨教一下,切磋切磋。但我也知道郭老师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拳脚功夫更是无人能敌,我跟老师不比兵器不比拳脚,我跟老师比外家功夫硬气功。
郭老一听,心内暗惊:山东菏泽是武术之乡,外家功天下闻名,恐怕此人功夫了得。但当时骑虎难下,只有随机应变了。想到这里,抱拳问大汉说:咱们怎么比?大汉说:很简单,你打我三拳,我打你三拳,谁顶不住,谁算输。
郭老说:“好,怎么打?”大汉转身看了一眼寺庙前有一个石龟驮碑,石龟身长八尺有余,石碑高有一丈二尺。大汉说:“我爬到石龟的脖子上你打我三拳,然后你爬上去我打你三拳。”郭老说好,说完山东大汉一脱衣服光身爬在了石龟上,郭老心里清楚大汉不比兵器、不比拳脚,就知他外家功夫了得。为了不给他喘气的机会,就左右开弓连环打了大汉三拳。大汉起来说:“林县大哥果然功夫了得,还会左右开弓,兄弟我甘拜下风,兄弟不才我只打大哥一拳。”
郭老听后也爬到石龟脖子上等大汉打这一拳,这时郭老扭头一看山东大汉闭住眼睛在用气准备打拳,郭老想此人不比拳脚想来外功一定有惊人之举,随机应变吧,这时大汉已拢起拳来,郭老听得空中劲风呯呼作响恐怕不敌,一个鲤鱼打挺跃上碑头,这时大汉只听硑的一声讲石龟连头带脖打的粉碎,等大汉睜开眼,郭老一看,大汉用气功时,双眼憋得白眼球象要流出血来一样可怕。大汉一看郭老在碑头稳坐,大汉抱拳说:“郭老师名不虚传,在下佩服。”
但郭老心里明白自已的外家功夫远远不如荷泽的人,郭老心里下定决心,保完这趟镖回去坚决硬练内外功夫,悉心授徒弘扬郭派武术,内外兼修并授徒。
第一批徒弟是我村(军营)的陈步杰,陈步贵,郑国栋,贾瞎子(贾真名我忘了,学艺时不瞎)郭老住在我村授徒,陈步杰,陈步贵,郑国栋,原先就练过武功,对郭老的真才实学有点不相信,一致要求郭老亮点真功夫,郭老说看来我不亮点真功夫,你们都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
郭老说罢双脚往门坎上一蹲。(以前的屋门不是现在的屋门,以前的门都有门坎)郭老双脚往门坎上一蹲,先让他们一个人从背后往下推。一个人推不下来在加一个人。两个人还是推不下来,再加一个人三个人推,三个人从背后推不下来。郭老就让他们三个人从前面往后推。三个人还是推不下来。他们还是不服气。想看看郭老的武艺怎么样。郭老让他找五个练过武术的人,每人拿一杆红婴枪,郭老也拿一杆枪往堂屋门里一站,让他们五人拿枪往里冲,五人持枪搖声呐喊往里冲剌最后以失败告终,郭老又让他们五个人持枪站在门里一齐往外猛剌,郭老往里冲,五个人不知是怎么回事稀里糊凃的就让郭老到了屋里到了他五个人身后,试罢兵器大徒弟陈步杰想试试郭老的拳脚功夫,郭老站在那里让大徒弟动手,大徒弟往前走了一步。大徒弟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就被郭老的一个搓眉掌打出了五米多远。底盘功夫,兵器拳脚都领教了,可他们还不说拜师。郭老知道他们心中还不服气。郭老扭头一看,水缸里没水了。就说他们三个人。你们去给我找两只大桶来。我要到井给你们打水。三徒弟一听郭老要沟里打水。赶紧跑着去,找来了在以前用碌碌从井里绞水浇地的两只大桶。为了从井里绞上水倒方便桶梁上有个圆的大铁环,每只桶能盛下现在的桶两桶水,三徒弟又失急慌忙找来了担水的钩担交给郭老,只见郭老把钩担一扔双手抓起两只大桶就往沟里井上走去,武术老师手拈大桶下沟里拈水一时惊动了很多人,大家都来瞧热闹,只见郭老不不慌不忙的走到井上。用碌碌上的绳拴住水桶放到井里把桶打满,一圈一圈绞到井口,大家以为郭老要把满桶水拉到井台上,谁知出乎大家意料,郭老不但沒拉,而是把手抓住的碌碌把猛一丢,任凭水桶往下堕下去,满水桶的份量碌碌把的惯性力度少说也有上千斤,只见郭老见碌碌把到一圈郭老伸出胳膊挡一下,一直让水桶下到井中水里,圆圈看热闹观众惊呼欢呼掌声不断,郭老如此复制几次才把两桶水拉上井台上把绳解开,弯腰伸出两手抓住桶梁上两个铁环,一下子胳膊跟肩膀举平五指伸展象横担扁担一样从一百多米的深沟里把两桶连水带捅皮最有二百多斤的水桶举到家,观众齐声高呼郭老真神人也,三徒弟心服口服赶紧叩头烧香拜师,从此郭老在我咐悉心教徒,大徒弟陈步杰手上功夫最好,晒干了的绿豆他用拇指拾指-碾就成了豆面,二徒弟郑国栋心灵手巧,干脆利落,三徒弟陈步贵打人下手重,打人总得见伤,贾瞎子比较笨习武不行,郭老就叫他光练外家功夫,你别说他笨,可他练的外家气功不容小观,他本家有一个哥哥到姚村取媳妇,当时取媳妇都是骑毛驴,当时叫他给新郎官儿牵毛驴。等到到姚村新·郎官吃罢席要起身的时候,姚村有人跟新郎官要钱。不给钱,不让走。新郎官要走,他们就拉住拴驴的绳子不让走。
贾瞎子有功,他们一个两个三个五个都拉不住,一家伙又上来十几个人,这下贾瞎子火了,用力往回一拉,把四股纺成的大拇指那么粗大麻绳打了个弯嘣的一声拉断了,他猛一丟,十几个人齐刷刷的跌倒了。吓的众人在也不敢上前了,他震住众人,可惜用气太过足瞎了双眼从此成了废人。
我十六七岁上非常喜爱武术,在生产队的时候我听说武功数大徒弟陈步杰的功夫好,我黑夜白天求他教我武功,开始他不答应,后来见我真心想学他才答了应收徒,他把拳谱口訣都给讲了,也教了几天,可当时的时代背景,香花毒草,牛鬼蛇神,不务正业,连我师父都被批判了,得识时务从此放弃了,到现在都遗憾。
讲述人:郑天生,姚村镇军营村人,林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姚村工作委员会理事。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